当前位置:首页 > 哲学 > 中国哲学 >

裕固族《格萨尔》故事中的“格萨尔形象”

分享到:
作者:管理员。 TAGS:形象,故事,英雄,一个,人物,神秘,
   与藏族浩瀚的“三十英雄”、“八十英雄”及其他众多人物的篇章结构而言,毋庸置疑,短小精悍的裕固族《格萨尔》故事,??????不仅失去了这些众多的故事人物及其故事情节、场面,就连主人公格萨尔的塑造也随着故事情节的极度缩减而受到一定程度的消弱,但《故事》(下文有时简称《故事》)对格萨尔形象的塑造也自有一番特色。
>  一、裕固族《格萨尔》故事中格萨尔人物“神秘形象”的塑造
  1.神秘的出世。故事讲到:“相传在很久以前,草原上有一个僧家,名叫阿卡桥东。此人心术不正,经常放咒念黑经,念黑经念得上得罪三十六天,下惹怒七十二煞。上天为惩治邪恶,派天神转世投胎,拯救草原人民。”这可以解释为英雄出生的缘起,这个殊胜的缘起,便预示着邪魔的覆灭。英雄出生的过程(指母体受孕怀孕)更非凡夫俗子所能比拟,《故事》有的说眼见金锤,梦见吉兆,日月入腹;有的说无缘无故地姑娘的肚子大了起来;有的说怀孕了三年;有的说英雄出世,连同家畜也一起产仔;有的说英雄一出世便奔跑自如等等。总之,英雄与肉眼凡胎的俗人相比,不仅仅是日后所拥有的傲人的经天纬地的大作为、大事业,其实,从一开始、在起跑线上,英雄就已远超了俗人。这种构思创作手法在世界范围内,尤其是我国民间文学作品中更是屡见不鲜。笔者认为这种艺术手法的目的无外乎是,一,通过神秘色彩的出世,渲染一种名正言顺的正统,如君权神授;二,出世的神秘,往往禀赋着神奇异能,这种异能也往往是英雄成就大业的神密渊薮;三,神秘的出世,正义力量的象征。虽然邪恶势力人物也许有着非同一般的神奇出世,但花在他们身上的笔墨远逊于与他们相对的正面人物身上。邪恶人物往往直接被刻画为面目的可憎,形象的可惧,人格的可恶等等,至于他们的出生缘起,往往是无厘头的横空出世型的。从数量关系上看,正面人物的神秘出世也往往占据了故事篇幅的三分之一;四,神秘的出世,其实就是民众对美好生活的希冀。民众像赌宝似地把对美好生活的希冀寄托在能改变现状的英雄身上。这其实又是一种民众对自身的不自信,对异己力量的盲目崇拜;五、神秘出世,是远古时代,自然、阶级、社会重重压迫下的人们内心世界观的一种虚幻反映。
  《故事》中,格萨尔的出世,正是从一开始就笼罩上了神秘色彩,这缕色彩的神秘性正是塑造格萨尔人物形象的基调,若失去了这抹色彩,不独整篇故事将显得平淡无奇,格萨尔人物形象也将不再饱满。
  2.神秘的先知。准确地说,先知
[论文网 lunwen.nangxue.com]是阿拉伯语Nabi的意译,音译“纳比”、“乃宾衣”。伊斯兰教对直接得到或通过天使、做梦等得到安拉“启示”的人的称谓。??????当然,我们这里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宗教术语,而是借用式的表述。
  故事中,当面临着超同的一次次谋害,格萨尔在事发之前早已预知。正是这种神秘的先启先知,使格萨尔遇难呈祥、化险为夷。甚至有的故事讲格萨尔在腹中时即已为母亲指点即将发生之事,且结果应验,丝毫不爽。诸如的还有,当格萨尔称王弘法时,梦测灭法之人,并在人们三年征战未果的情况下,轻而易举地将之除却。当然故事中也有不听先知之言就要受苦果的事,如当格萨尔预知白公主将遭遇不测而又被人忽略时,即发生了白公主被劫掠的灾难。
  先知与后知相对,智慧与愚昧相比,其实这是一种暗示:凡人是后知型的,甚至是愚昧型的。正是他们的这些特性,必将“劳力者治与人”,而那些先知者也就理所当然地“劳心者治人”了。先知的预言不可狐疑,疑心的结果是真理的丧失;先知的劝诫不可违背,违背的结果必将是恶报的惩罚。因此,从一定程度上来说,先知就意为着民众自性的迷惘。正是因为先知的神秘性,也注定了先知的孤独性。所以我们在故事中看到格萨尔神秘的先知形象时,也就看到了基本上脱离了部族民众,孤身赤膊创造历史的神话。
  3.神秘的经历。主人公格萨尔的经历串成了故事发展的一个个情节:甥舅(爷孙)相斗、巧遇白公主、破解难题成婚、坐静时妻子被劫、寻妻时迷路在汉乡、汉乡良缘十三载、再次寻妻定下破魔之计、两雄相斗、称王弘法等等,都是回旋反复、一波三折。应该说,无论什么体裁的文学作品,在刻画一个人物时,都离不开他的言行举止、所经所历,若离开这个朴素的道理,人物便无法塑造,更遑论人物的典型、鲜活,同样,民间故事也概莫能外地为它所颂扬的主人公不惜添枝加叶、巧编妙织,因为主人公这样的经历更能彰显出神秘色彩。这样的经历只有故事家们所塑造的主人公才能拥有,凡人经受不起这样的经历,更无法接受这样的锻造,这种亦真亦幻、神秘莫测的经历打造了格萨尔的神秘形象。经历的差遇造就
  • 共7页:
  • 上一页
  • 1
  • 2
  • 3
  • 4
  • 5
  • 6
  • 7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