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哲学 > 中国哲学 >

当代中国社会呈现出犬儒化倾向

分享到:
作者:管理员。 TAGS:倾向,呈现,社会,当代,信任,犬儒,
   犬儒主义作为古希腊苏格拉底学派的支流之一,大约存在了八百年。犬儒派烟消云散之后,他们的处世方式却依然有所显现,并发生了异变。犬儒主义以一种行为、态度——而非思想——的方式走出了少数思想精英的圈子,以一种社会心理——而非学派——的形式走入了社会生活的各个阶层,开始具有大众化、普遍化的特征。 一、古
希腊犬儒主义的出现与流变  犬儒派(Cynics)是希腊古典末期与希腊化时期出现的哲人流派之一。按照传统的说法,“犬儒是指苏格拉底(Socrates)弟子之一的安提斯泰尼(Antisthenes)创立的那一学派的成员”。【1】这一学派“首先在公元前4世纪的希腊雅典出现,而且并非昙花一现,一直延续到了希腊、罗马古典世界结束之时”。【1】p33其重要代表人物同时还包括第欧根尼(Diogenes)和克拉底(Crates)。  社会转型时期动荡复杂的社会环境为犬儒主义的产生奠定了基础。公元前4至3世纪,古希腊经历了一次重大的社会转型,城邦制弊端暴露,希腊的城邦自治与独立名存实亡,统治阶级骄横傲慢;世风日下,贪欲横流,诡辩盛行。现实失望,未来无望,犬儒派种种离经叛道的乖张行为和愤世情感在很大程度上是对社会转型时期难以适应、无所适从的痛苦流露,只能通过否定一切、对一切都持不信任的态度获得继续生活下去的理由。  早期的犬儒主义是极其严肃和愤世嫉俗的, 但并不玩世不恭。而在公元前三世纪的早期,犬儒学派逐步世俗化。在犬儒主义存在的几百年中,后期出现了大批自称为犬儒派的欺名盗世之徒,他们宣称反对世俗的现有价值,自身却不具备为之奋斗的理想价值,或仅仅在表面上认同、消极地接受现实。由此,缺失了理想支撑的犬儒派自我消解为一种愤世嫉俗的社会心态和离经叛道的行为。  二、当代中国社会的犬儒化倾向  当代中国社会是否已经存在犬儒化倾向?笔者认为,答案是肯定的。但是,犬儒化倾向并非高扬“犬儒主义”的旗帜,而是以一种与人际交往、社会生活、政治态度相关联的稳定的心理、行为倾向出现,并以“不信任”为主要表现方式。  (一)人际交往中的差序信任  “差序格局”是费孝通先生针对中国传统社会中人伦关系的特征提出的概念,他认为中国传统社会关系是“以‘己’为中心,象石子一般投入水中,和别人所联系成的社会关系……是象水的波纹一般,一圈圈推出去,愈推愈远,也愈推愈薄。”【2】中国的信任模式,作为人际关系的一种形式,自然也具有某种差序的特征,即信任根据亲疏关系有远近差等之分,
[论文网 lunwen.nangxue.com]愈亲愈近愈信任,愈疏愈远愈不信。这种差序信任作为一种稳定的心理行为倾向得以承袭,难以发生改变。在这个意义上,使得基于信任产生的社会交往只能局限于固定的“熟人圈”,阻碍着自由、开放的人际交往。也因此,道德仅存在于以“己”为中心的范围之内,而不适用于陌生人群体。  (二)社会生活中的选择信任  由“不信任”所引发的信任危机在社会生活中表现最为突出。在这个不良社会事件频发的时代,工业染剂可以当作食品添加剂、一个成年人因玩“躲猫猫”致死、碘盐可以防辐射,“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面对一出出闹剧般的社会真相的揭露,人们从一开始的满怀信心到充满疑惑,再到戴上不信任的“有色眼镜”看待一切。在他们不信任的事情中,与之有切身利益关系的就选择尽量回避;与之没有直接联系的,则选择隔岸观火。他们或者在言语上对社会事件大加斥责,心底却不相信会产生任何改变;或者只是冷眼旁观、事不关己,不相信任何一方的雄辩。  (三)政治态度上的消极信任  改革开放30 年,中国的发展呈现多元、多样的格局,也出现了一系列新的问题。出现了社会财富分配的严重不公、利益分化的扩大趋势;市场经济过程中的像权钱交易的公共权力变异、买官卖官的官德沦丧、损人害人的利益追逐等等,导致公众政治信任的不断流失,对政府的不满情绪和不信任感有了相当程度的增长,在很大程度上削弱了政府合法性基础,隐藏了不少政治信任危机的因素。但这种信任危机又常以隐形的形式存在。犬儒式的不信任表现为一种对现实的不反抗的理解和不认同的接受,比如徐贲认为:“现代犬儒主义是一种‘以不相信来获得合理性’的社会文化形态。现代犬儒主义的彻底不相信表现在它甚至不相信还能有什么办法改变它所不相信的那个世界。”【3】在缺少表达利益诉求的渠道的环境下,多数人选择消极认同现状,默认不信任的存在,甚至将不信任转化为一种更为安全可靠的消极信任。  三、社会犬儒化倾向的影响  (一)政治消极与政治冷漠  犬儒派在政治上本身是倾向于无政府主义的。它藐视一切权威, 无论是城邦的政治制度、还是那
  • 共3页:
  • 上一页
  • 1
  • 2
  • 3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