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政治学 > 民主制度 >

当代中国民主的认知视角及其优化路径

分享到:
作者:陈朋。 TAGS:优化,路径,及其,视角,民主,认知,
  > 民主的核心价值虽然具有共性,但其内涵毫无疑问是具体的。对中国民主内涵的认识也应这样。既要看到人类民主成果对中国民主发展的影响,也要根据中国自身的实际情况来理解其本质含义。 一、民主是由现实决定的 人们从不同的分析进路给民主下过不同的定义。这分别是:两个层面
的民主——价值民主和工具民主;两种方式的民主——直接民主和间接民主;两个领域的民主——国家民主和社会民主;两种形态的民主——国家制度的民主和决策机制的民主。
  不同的分析进路反映了人们对民主的不同感知和体认。但是,要真正认识民主,唯一的理性思路在于把握其本质。这是探讨民主问题的关键。那么,什么是民主的本质呢?一般而言,无论从何种视角来定义民主,它们都是在回答两个最为基本的问题:权力的来源和权力的行使方式。前者要解决的问题是谁是权力的拥有者,谁可以作主;后者要解决的问题则是权力的拥有者如何行使国家权力。
  就权力的来源而言,它是要揭示权力的本源在于人民,而不是归某一个人或某一个团体所有。这也是古雅典政治家伯里克利说过的“我们的制度之所以被称为民主政治,因为政权是在全体公民手中,而不是在少数人手中”[1]130。事实确实如此。假如权力的本源不在于人民,不归人民所有,那么,人民就没有必要也没有动力来关注权力如何行使,也没有底气、没有资格要求权力的行使者来实现保障其权利,从而也就不可能有民主问题的产生。所以,早在19世纪,卢梭多次强调,要坚持人民主权,将权力的来源归于人民。此后,诸多政治学家,如乔治·华盛顿、杰斐逊、麦迪逊等抱持权力源于人民的思想,认为人民是一个国家所有权力的来源。
  权力来源追寻的是“源”,是第一位的。思想家们重视“源”的探讨,关注的是权力从哪里导出问题。权力导出后还有一个流向的问题,这就是权力的行使方式。因此也就出现民主问题上有关权力的“源”和“流” 的讨论。“源”是本质,蕴含于民主的深层,“流”是外显,更为直观。之所以要谈权力行使方式,是因为在现代政治生活中,政治结构异常复杂,政治参与的要求日益精致,尤其对于像中国这样一个规模庞大、发展又极不平衡的政治共同体而言,没有合适的权力行使方式,笼统地谈论权力的本源在于人民将变得相当空洞
[论文网 lunwen.nangxue.com],很容易陷民主问题的讨论于空谈的尴尬。
  权力的行使方式是人们评判民主的最直接依据。从某种意义上讲,中西方民主问题研究者在分析民主问题时,多数情况下就是基于权力行使方式作出判断。其实,在权力行使方式的问题上,不管是分权制衡,还是多数决定,还是公共参与,民主对它的根本要求只有一个,即构建一个合理的政治结构,让全体成员在权力行使上实行共治,促进参与权力行使的均等化。也就是说,不管是什么样的权力行使方式都应当让全体成员通过不同的途径共同治理权力,使参与权力行使的机会、条件、过程均等,没有人为的阻碍或限制。因此可以说,在民主的框架下,既然权力的本源在于人民,权力属于人民,那么,人民委托的权力行使者自然就要切实兑现他在接受权力委托时的承诺,保障、维护权力委托人的利益。否则,人民就有权收回自己的委托。对于权力所有者而言,权力本身就是“我”的,“我”有对它的所有权,自然就有对它的支配权、委托权和维护权。由此可见,民主就是从权力的来源出发,围绕权力的行使和权利的保障而进行的制度设计。
  对民主本质的思考,可以看出民主是由现实决定的,而不是人们头脑自生的。换言之,人们总是针对实践中的客观现象或行为对民主作出思考,任何民主的愿望和诉求都来自于具体的实践,实践是民主之源。因此,一切围绕民主问题而展开的研究,都是为满足实践的需要,民主的所有理论阐释都是对实践的回应。同样,民主作为一种政治实践,其产生和发展亦是由现实决定的。任何国家的民主实践得以产生和发展的前提是这个国家特定的历史和国情。任何试图脱离本国实际来建构其民主理论或实践的行为最终都只会走向失败。这已经被无数历史事实所证明。因此可以说,民主虽然是人类的共同追求,但是民主制度不是人们随心所欲选择的。人类历史发展已经表明,民主不是抽象的理念的产物,而是社会历史条件下的具体产物,它离不开一个国家的历史和现实国情,即使一种民主模式可以在许多国家同时实践,但也不可能相互雷同。因为“一个国家实行什么样的民主政
  • 共6页:
  • 上一页
  • 1
  • 2
  • 3
  • 4
  • 5
  • 6
  • 下一页
  • 上一篇:国家公派研究生归国后思想动态分析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