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政治学 > 民主制度 >

论党员主体地位对党员“工具论”的超越

分享到:
作者:龚少情 姚掌宏。 TAGS:党员,超越,工具,地位,主体,政党,
   作者简介:A龚少情(1967- ),男,江西新余人,中共上海闸北区委党校教研室主任,副教授,政治学博士,主要研究方向为中国政党与政治;姚掌宏(1966- ),男,浙江嘉兴人,中共上海闸北区委研究室主任,管理学博士后,主要研究方向为科学社会主义与国际共运。 党的十七大报告中明确地指出要尊重党员主体地位
,保障党员权利。这是中国共产党党建思想的重要发展,为新时期的党的建设指明了方向。然而,在过去极左时代,只强调党员被动地服从、发挥作用的一面,无视党员主张自己的权利的一面,“文革”时期的党章甚至取消了党员权利的条款,这是有悖于马克思主义政党原则的。在新的形势下,有必要解放思想,科学地认清党员工具论的实质,破除种种不合时宜的观念,真正落实党员主体地位,以使党的建设保持在正确的轨道上。
  一、政党发展中的党员“工具论”
  所谓的“党员工具论”,意指一个政党组织中,党员充当了政党的手段,是政党中受驱使、受支配的被动力量,它没有自己的权益,没有自己的意志,盲从、听话与被动是其基本特征。党员工具论在过去极左的年代里非常盛行,但在市场化、世俗化、多样化的和平建设时期,如果仍然秉持单纯的党员工具论,而将党员完全视为毫无自身思想和意志的机器,当作被支配被驱使的、盲从而驯服的工具,则会损害党的建设。通常讲的党员工具论主要包括以下主张:
  首先,党员工具论否认党员个体权益。权益是任何组织存在和发展的核心问题。正如马克思所说:“任何人如果不同时为了自己的某种需要和为了这种需要的器官而做事,他就什么也不能做。”[1]问题在于,党员工具论只承认政党组织所追求的集体利益,不承认党员权利,认为党员不能拥有自己的权益诉求,不能提出权利主张。在他们看来,党内的决策权、人事权、监督权等等,都只能是政党组织本身的事情,只能是各级组织乃至代表组织的领导人物的事情,党员不能参与。党员被要求不断发挥模范作用,而不能去思考自己拥有多少权利,不能对党组织和领导进行监督。党员如果提出某种权利的主张,那就往往被说成怀有个人目的,向组织伸手,是党性不强、觉悟不高的表现。
  其次,党员工具论强调党员的机械服从。党员工具论是典型的“唯上、唯书”论,凡事都要等上级组织和领导的命令,上级没有说过的则不敢越雷池半步。党员工具论认为,政党的组织意志是政党少数
[论文网 lunwen.nangxue.com]领导干部对党内各种意志的集合,党内意志形成的过程主要是少数领导干部行使决策权力的过程。党员唯一能做的就是盲从乃至迷信上级和领导,不管是否情愿,不管是对是错,不问原因,不做具体分析,只是机械地执行上级组织及其领导的意志。这种理论将党员视为只知道服从、只知道驯服乖巧的工具,认为最听话的党员就是最好的党员。
  最后,党员工具论否认党员个体的自我价值。党员工具论认为,党员的价值在于组织需求,党员没有自我。刘少奇在1962年修改的《论共产党员的修养》一文中说过,“只有属于党的属于全体劳动者全体所有的公共的事物,才是自己最重要的事物。此外,对于党员来说,对于劳动者来说,都不是最重要的”[2]。这句话强调了党的宗旨和党员入党的基本价值追求,无疑是正确的。但是,党员工具论走上了一个极端,根本否认党员也有自己生存上的需要和个人发展上的需要,否认党员也有基本的自我价值实现的需求,这就将党员从现实生活中剥离出来,党员不是社会的人,而是抽象的人,从而将党员视作只会干活没有正常的思想和意志的工具了。
  党员工具论是极左年代那种整体主义价值观的必然结果。整体主义的价值目标体系,既为极左路线的存在和发展提供了正当性,同时也为动员、凝聚广大党员充当实现这个目标的工具提供了思想基础。正如清华大学教授李强所说:“如果以某种整体的目标与利益作为道德的基础,其结果不仅是将某一整体内部的个体成员变为实现整体目标的工具,更为重要的是,将整体之外其他群体的个人也作为实现整体目标的工具。”[3]171
  党员工具化更多的是与那种教条化的唯心主义历史观分不开的。它认为历史乃是一种由先在的必然性支配着的确定不移的单一方向性的演进,而不是一个多种合力推动着的多样化的过程;先在必然性支配,这就是历史发展的真正奥秘和深层动因。根据这一带有先在必然性的历史发展的逻辑,历史的价值目标的实现途径是一定的和清晰明白的。于是,掌握了必然性的少数的先知先觉的领袖便是历史的主宰者和创造者,作为党员,其使命就
  • 共4页:
  • 上一页
  • 1
  • 2
  • 3
  • 4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