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政治学 > 马克思主义 >

赫勒的个体解放理论及其启示

分享到:
作者:王静。 TAGS:启示,及其,理论,解放,个体,自由,
   作者简介:王静,女,黑龙江大学哲学学院博士研究生,历史文化旅游学院讲师,从事历史理论、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 基金项目:国家哲学社会科学基金重点项目东欧新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项目编号:10AKS005;黑龙江省社科重大委托项目东欧新马克思主义研究,项目编号:08A-002 中
图分类号:B507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0-7504(2011)04-0025-06收稿日期:2011-03-19
  
  阿格妮丝·赫勒是东欧新马克思主义的重要代表人物,受马克思和卢卡奇思想遗产的影响,一生致力于人类解放事业。但与马克思和卢卡奇不同的是,赫勒的人类解放理论不是诉诸无产阶级的阶级意识,而是致力于日常生活的微观革命,强调个体解放是人类解放的途径。为此,赫勒在对马克思阶级解放理论进行批判研究的同时,立足于日常生活这一微观领域,从社会人类学的视角探索日常生活中态度的可变性,从审美的维度寻求个体道德个性的形成,系统地论证了个体解放的合法性、可能性与实现途径。本文拟就这一问题进行探讨。
  
  一、赫勒个体解放概念的提出
  
   “无产阶级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解放自身”,马克思的这句伟大的箴言近些年遭到了怀疑和拒绝。赫勒重新审视和分析了马克思的阶级解放理论,力图恢复马克思人类解放理论中的“个体向度”,提出了人类解放只有在个体意义上才能进行的思想。
  赫勒首先思考了马克思人类解放思想的内涵。她认为,马克思的解放概念是在自由的意义上阐述的。因为“全人类”既包括被剥削者和被压迫者,也包括剥削者和压迫者,如果压迫者也需要解放,就意味着压迫者在现存条件下也是不自由的。于是赫勒对马克思的自由概念进行了考察,认为马克思的自由概念具有四个规定性。第一,自由是独质的和绝对的,自由没有量的区别,只有质的不同。我们通常所理解的自由都是复数的自由(freedoms or liberties),政治解放只是提供给人们多元的权利自由(liberties),而不是自由(freedom)。第二,自由是关于个体的。自由不代表民族或其他人类共同体的“独立”,要实现人类解放(human emancipation),自由要变成现实,个体而不是民族或文化必须是自由的。第三,自由排除了所有的必然性和限制。无产阶级的自我解放是对必然性的认识行为,但它仍不是一个自由的行为,因为只有当行为自由,结果才能自
[论文网 lunwen.nangxue.com]由。第四,所有这些归结为一点,自由是每一个个体的全部能力和才能的发展。[1](P358-360)
  赫勒进一步分析了马克思自由的实现条件。首先,在马克思看来,充裕是实现自由的根本条件。马克思试图在生产方式中寻找阻碍自由实现的障碍。他认为,在充裕的状况下,生产不再是一个似自然的过程,社会关系将逐渐获得上层的控制权,人类将彻底控制社会与自然之间的新陈代谢。其次,权威是自由的对立物。赫勒认为,马克思在排除了匮乏对人类的限制之后,又对权威进行了批判,各种权威的规则成为了限制或必然性的表达。
  通过对马克思人类解放和自由概念的剖析,赫勒恢复了马克思解放理论中的个体向度。但是赫勒也对马克思的人类解放理论提出了批评。首先,赫勒质疑了马克思的充裕理论。赫勒认为马克思的自由观是以物质财富的充裕为前提的,但充裕是相对的范畴,与人们的需要结构相关。如果人们等待满足的需要比满足它们的手段多得多,那么无论社会财富多么充足,社会还会出现匮乏。如果自由是绝对的,需要就是无止境的,而自然资源是极其有限的,那么社会就没有充足,只有匮乏。所以,自由的这个前提——充裕一定是不存在的。其次,赫勒对马克思所说的“权威”的限制提出了异议。在赫勒看来,为了有一个相对充裕的社会,我们的需要体系必须与自由价值这种规范的力量联系起来。如果仍然有规范,它们就必须有权威,权威是人们公认的自律的表达。因此,不接受这种普遍化的规范,无论人类的解放过程意味着什么,解放都不会实现。所以,解放只有在个体的意义上才能进行,“个体应该在某种外在的权威的指导下被社会化”[1](P367),这样才能解决道德问题,实现自由。由此,赫勒提出了自己的民主的自由概念和人类解放观。
  赫勒认为,“‘人类的解放’可以在民主的自由概念的引领下被解释”[1](P367)。她的民主的自由概念并不反对外在道德权威的存在和接受,在赫勒看来,问题不在于拒绝所有的权威,而是拒绝权威建立、观察和检验的质量和程序。在民
  • 共6页:
  • 上一页
  • 1
  • 2
  • 3
  • 4
  • 5
  • 6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