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政治学 > 马克思主义 >

“物质变换”概念歧见分析

分享到:
作者:臧立。 TAGS:分析,概念,变换,物质,马克思,
   物质变换是马克思和恩格斯大量使用的一个概念,有学者统计,在马克思、恩格斯的主要著作中运用物质变换概念达110多次。[1]笔者通过对《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人民出版社,第1版)的检索,共查到使用物质变换概念128次。 由于物质变换是马克思在生理学概念&ldquo
;新陈代谢”(德文为Stoffwechsel)的基础上创造性应用的结果,其内涵已经超出了生理学范围,而且,马克思和恩格斯在不同的层次和意义上使用这一概念,却又没有对这一概念给予清晰的界定和明确的说明,这就给人们的理解带来了一定困难,也成为深入研究物质变换理论的一个障碍。
   欧美及日本的学者对物质变换理论给予相当的重视,也取得了一些研究成果,但对研究这一理论的前提和基础——“物质变换”的概念问题,并没有深入地探讨。日本学者岩佐茂根据《资本论》中对“物质变换”的用法,将其分为三种:第一,社会的物质变换(商品交换);第二,自然的物质变换;第三,人和自然之间的物质变换[2]121,但并未进行深入细致的分析。美国俄勒冈大学的约翰·贝拉米·福斯特教授,可以说是对物质变换理论研究用力最深的学者,他在《马克思的生态学——唯物主义与自然》一书中,专门用了一章的篇幅讨论物质变换“裂缝”问题,但对“物质变换”概念本身也并未深入研究。
   近年来,国内学者注意到这一问题,对“物质变换”概念开展研究并取得了一些成果,不过从目前对“物质变换”概念歧见纷呈的情况来看,对这一问题仍有进一步探讨的必要。只有全面、完整、准确地认识“物质变换”概念,才能扫清深入研究物质变换理论的障碍。
   目前,对“物质变换”概念认识歧见颇多,概括起来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是承认还是拒斥“物质变换”概念,二是如何全面把握“物质变换”概念的多重含义。
  一、承认还是拒斥“物质变换”概念
  长期以来,在中文版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和《资本论》等出版物中,德文Stoffwechsel(英文为metabolism)根据语境不同,分别被译为“物质变换”和“新陈代谢”,这种译法沿用多年没有异议。但是近年来,随着物质变换理论研究的广泛和深入,对Stoffwechsel的译法也出现了差异,大致
[论文网 lunwen.nangxue.com]有以下三种情况:
   第一种是只用“新陈代谢”一种译法,如刘仁胜、肖峰译福斯特《马克思的生态学——唯物主义与自然》(高等教育出版社,2006年)就采用了这种译法。不过,该书在引用《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版时,仍然保留了 “物质变换”一词,也就是说,实际上,“新陈代谢”和“物质变换”两种译法在该书中是同时存在的。
  第二种是完全废弃“物质变换”一词,全部译为“物质代谢”,如韩立新等译岩佐茂《环境的思想》修订版(中央编译出版社,2006年),就将该书第一版中的“物质变换”全部改为“物质代谢”,甚至对中文版《资本论》相关部分也进行了改译,也就是说,这个版本彻底废弃了“物质变换”一词。
  ①时青昊在《“物质变换”与马克思的生态思想》一文中说,我国在马恩著作翻译中,把所有的stoffweschel都译成“物质变换”(《科学社会主义》2007 年第 5 期,第44-45页),可能是没有注意到这些译为“新陈代谢”的例证.第三种是维持“物质变换”译法,或直接引用中文版《马克思恩格斯全集》原文,如郭剑仁著《生态地批判——福斯特的生态学马克思主义思想研究》(人民出版社,2008年),仍然采取“物质变换”的译法;耿建新、宋兴无译福斯特《生态危机与资本主义》(上海译文出版社,2006年),就直接引用中文版《马克思恩格斯全集》原文中有关“物质变换”的部分。
   “物质变换”是马克思主义环境思想中至关重要的内容,因译法的混乱导致了称谓混乱,影响了人们对这一重要概念的正确理解,给读者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所以有必要通过讨论达成共识,尽快结束这种混乱局面。
   上述的前两种情况虽然译法有所不同,但有其共同点,就是拒斥“物质变换”一词。拒斥的理由是:马克思使用这一概念来源于化学家和农学家李比希,从而断定这是一个生理学概念,马克思
  • 共5页:
  • 上一页
  • 1
  • 2
  • 3
  • 4
  • 5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