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艺术学 > 音乐 >

抵抗与归顺——简论黑人流行艺术的“黑与不黑”

分享到:
作者:管理员。 TAGS:艺术,流行,抵抗,文化,黑人,说唱,
   当前黑人流行艺术主要有两个方面:音乐和舞蹈。音乐指的是嘻哈说唱包括嘻哈Hip-Hop、说唱Rap、地下说唱Underground hip hop、匪帮说唱Gangsta rap、爵士说唱Jazz hop、南部说唱Southern rap、流行说唱Pop rap等。舞蹈指的是街舞包括Hip hop、Poping(属于机械舞)、Breaking(霹雳舞)、Free
style、House。不管是说唱音乐还是街舞都来源于街头,以黑人文化为基调彰显了黑人作为美国重要的社会群体所具有的复杂情感。由于它们与身俱来的叛逆性,成为年轻人趋之若鹜的对象,在世界各地大行其道。“如果火星人来到地球并收听收音机的话,如罗伯特•法雷斯•汤普森所说的那样,它们将得出结论说非洲人已经占领了地球。”[1]
      黑人流行艺术在当代大众文化兴起、消费主义盛行、全球化为背景的时代潮流中,其自身特殊的孕育方式与流行方式必然引起我们在文化上的反思,特别是它所蕴含的权利关系——抵抗与归顺,更是值得我们进一步研究。
一、黑人流行艺术的抵抗
      黑人流行艺术作为黑人文化的一部分,代表了黑人社会群体的文化意识。在这个群体内部他们有着强烈的自我认同和归属;同时也具有一定的排外性。而它的排外性就体现在对白人文化意识的抵抗。另一方面黑人流行艺术作为大众文化(也称通俗文化与流行文化)的代表,以反叛性的姿态对抗着精英文化。
      (一)抵抗白人文化意识
      黑人总体上处于美国社会的底层,长期在政治和经济上受到种种不公正的待遇,白人从贩卖黑奴开始就用手中的权利对黑人进行剥削和压迫,当代社会由于民主和法制的发展,黑人的社会地位与经济地位得到一定的提升,但在很多方面还没有取得应有的权利,特别是在经济收入方面,虽然有很多黑人电影明星如威尔•史密斯(《我是传奇》男主角)、黑人歌手如迈克尔•杰克逊、黑人体育明星如乔丹等成功进入美国富豪行列,但大多数黑人还生活在贫困线上。2007年美国华盛顿头号智囊机构布鲁金斯研究会公布的最新数据表明,美国白人家庭的收入与黑人家庭的收入差距进一步扩大(http://www.brookings.edu/中一篇文章《Economic Mobility of Black and White Families》)。造成这个结果的原因很多诸如受教育程度、单亲家庭、职业
[论文网 lunwen.nangxue.com]状况等,但究其主要原因还是因为白人主流思想意识中的种族歧视。在白人文化中,“黑人必须是无知的、懒惰的、不负责的、不诚实的、不文明的、不道德的、不成熟的,如此等等。因此,他们必须为那些在所有这些方面具有相反品行的白人服务。”[2]这样的种族偏见混合相当流行的文化基因论必然会产生“种族和文化的相提并论”[3]由此在白人与黑人的文化中天然地竖起了一道柏林墙,对抗的产生无法避免。二次大战以来,文化理论异军突起。“在这期间,政治上的极左派在陨落得几乎无影无踪之前一度声名鹊起。……这正是一个消费社会蓬勃发展,传媒、大众文化、亚文化、青年崇拜作为社会力量出现,必须认真对待的时代,而且还是一个社会各等级制度,传统的道德观念正受到嘲讽攻击的时代。”[4]在这样的背景下,对抗的主要领域从现实政治转向微观政治,从国家机器转向文化权利。而黑人流行艺术作为黑人文化的代表发挥了策略性的作用,以说唱音乐和街舞作为文化表象对白人文化作出批判与回应。如说唱音乐中的代表派别匪帮说唱,它就常常扮演人民公敌的形象,以挑衅的态度对抗白人世界及其文化,从而完成自身的认同与自觉。
      (二)抵抗精英文化
      对于大众文化的理解在学术界没有定论,从不同的视角出发会得出不同的结论。约翰•斯道雷在《文化理论与通俗文化导论》中对此做了详细的梳理,列举了六个定义,大致涵盖了当前关于大众文化的各种理解。其中第五个定义“把大众文化看作是社会中从属群体的抵抗力与统治群体的整合力之间相互斗争的场所。这个定义受到葛兰西‘霸权/领导权'概念的启发,所以又称为‘新葛兰西主义’的定义。”[5]利用这个理论来理解大众文化就是将从属群体与统治群体放置在相互对抗的关系中,而大众文化就成为从属群体对抗的手段和表征。由于精英阶层一般属于经济与政治的既得利益者,他们的文化也相应成为社会的主导文化,所以精英文化则成为统治群体用于规训从属群体的手段和表征。这样一来
  • 共3页:
  • 上一页
  • 1
  • 2
  • 3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