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语言文学 >

“历时性”与“共时性”分析

分享到:
作者:管理员。 TAGS:分析,耶夫,小说,巴赫,作品,体裁,
   在19世纪,历时分析法是许多语言学家最感兴趣的研究方法。“共时性”与“历时性”分析,是分别从静态与动态、横向与纵向的维度考察社会结构及其形态的视角。前者侧重于以特定社会经济运动的系统以及系统中要素间相互关系为基础,把握社会结构;后者侧重于以社会经济运动的过程以及过程中的矛盾运动发展的规律为基础,把握
社会形态。运动通过静止表现出来,相对静止中有永恒的运动。因此,共时性与历时性之间有着辩证统一的关系。而这两种分析方法被巴赫金用来分析和研究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小说作品,得出了“复调小说”之概念,蜚声学界。
  巴赫金在《陀思妥耶夫斯基诗学问题》中认为, “陀思妥耶夫斯基艺术观察的一个基本范畴, 不是形成过程, 而是同时共存和相互作用。他观察和思考自己的世界, 主要是在空间的存在里, 而不是在时间的流程中。由此便产生了他对戏剧形式的深刻爱好。所有他能掌握的思想材料和现实生活材料, 他都力求组织在同一个时间范围里,通过戏剧的对比延伸地铺展开来。”陀思妥耶夫斯基和其他西方作家的作品的这一特点以及巴赫金对这一特点的论述对欧洲小说传统做出了独特的贡献,具有重要的创新意义。
  在《陀思妥耶夫斯基诗学问题》一书中,巴赫金通过文学理论层面上的分析,对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创作进行了论述,将历时性分析和共时性分析相结合,来共同揭示作为艺术家的陀思妥耶夫斯基所做出的小说形式上的创新,达到“在陀思妥耶夫斯基身上展现出陀思妥耶夫斯基来”的目的。
  为了达到这一目的,巴赫金开章明义提出自己的观点,接着列举了以往批评家对陀思妥耶夫斯基研究的成果,肯定其优点与长处,分析其缺点与不足。通过对以往研究成果的描述,一方面使读者了解了对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研究史,更重要的是为下文的论述提供了必要的铺垫。
  巴赫金对陀思妥耶夫斯基诗学问题的历时性分析主要地体现在书的“陀思妥耶夫斯基作品的体裁特点和情节布局特点”这一章中。作者认为陀思妥耶夫斯基尽管创作出了复调小说,打破了欧洲独白型小说的传统,但他并没有完全脱离欧洲小说传统。欧洲古老的文学传统为陀思妥耶夫斯基复调小说的出现奠定了重要的基础。
  在论述中,巴赫金首先对“复调小说”的特点做出阐释,即“有着众多的各自独立而不相融合的声音和意识,由具有充分价值的不同声音组成真正的复调——这确实是陀思妥耶夫斯基长篇小说的基本特点。”同时指出陀思妥耶夫斯基作为复调小说的首创
[论文网 lunwen.nangxue.com]者,他的这种全新的小说体裁很难纳入某种框子,不服从我们从文学史方面习惯加给欧洲小说的任何模式。
  在书中,巴赫金提出了文学体裁的现代化问题。他认为,文学体裁本质上反映着较为稳定的、经久不衰的文学发展倾向。一种体裁总是保留有已在消亡的陈旧的因素,而这种陈旧的东西之所以能够被保存下来,就是靠不断地更新它。从这个意义上讲,一种体裁总是既如此又非如此,总是同时既老又新。在文学发展过程中,体裁就是创造性记忆的代表。正因为如此,体裁才有可能保证文学发展的统一性和连续性。
  那么,陀思妥耶夫斯基复调小说所保留的欧洲小说传统的那一部分指的是什么呢?巴赫金首先指出,欧洲小说体裁有三个基本来源:史诗、雄辩术、狂欢节。由此形成了欧洲小说发展史上的三条线索:叙事、雄辩、狂欢体。巴赫金认为应当在“庄谐体”中寻找上述第三种体裁“狂欢体”的各种变体发展的源头,因为陀思妥耶夫斯基复调小说就的源头就出现在这里。而“庄谐体”的两种基本类型——“苏格拉底对话”体和“梅尼普讽刺”体对陀思妥耶夫斯基复调小说的形成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接着,巴赫金分别论述了庄谐体、“苏格拉底对话”体、“梅尼普讽刺”体这三种体裁的特点。在论述的过程中,引申出文学的狂欢式和狂欢化问题。作者通过对欧洲小说体裁发展史历时性地回溯式论述,指出了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创作不仅来源于此,而且是这一体裁发展的顶峰之一。
  巴赫金进一步指出,对梅尼普以及相近体裁的分析,几乎完全适用于说明陀思妥耶夫斯基作品的体裁特点。他通过对陀思妥耶夫斯基的《豆粒》和《一个荒唐人的梦》等几部代表性作品的具体分析,将这一论点加以具体化。通过从体裁的历时性叙述角度出发,作者关注了梅尼普体是如何在这些作品中表现出其体裁实质的。应当说,“苏格拉底对话”和梅尼普讽刺体等这些古老的文学体裁流传到陀思妥耶夫斯基的手里,以复调小说的新颖面貌获得了重生。
  巴赫金认为,狂欢化的源流从古希腊罗马时期的狂欢化文学到早期的流浪汉小说,从文艺复兴时期的薄伽丘、拉伯雷、莎士比亚
  • 共2页:
  • 上一页
  • 1
  • 2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