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语言文学 >

凄美的生命演绎

分享到:
作者:王睿。 TAGS:演绎,生命,美的,女性,白鹿,死亡,
   作者简介:王睿,川大文新学院,现当代文学专业10级 ァ栋茁乖》是一部20世纪后期揭示民族秘史的厚重长卷。作为一部具有史诗规模的作品,小说中的时间跨越半个多世纪,从清末写到解放初,其间还涉及到解放以后很长的时间,比较全面地展现了民族历史的发展轨迹。《白鹿原》塑造了众多的悲剧女性形象,她们的死亡叙
述表现得十分明显,展现出苦难的凄美。本文试图以《白鹿原》的几个女性人物形象的死亡叙述作为切入点,对作品的女性悲剧作一探讨,探寻旧时代女性在对待爱情、生活、事业上的艰难抉择和文化内因,并从中揭示了小说关于生存苦难和生命意义的悲悯思考。
  ピ凇栋茁乖》众多的女性形象中,就其性格特征和精神意识大体可以粗略地分成两类,一类是具有反抗意识和抗争精神的,以田小娥、白灵为代表,还有一类是深受传统影响、恪守传统并直接或者间接沦为牺牲品的,以仙草、兆鹏媳妇为代表。或是抗争,或是隐忍,或是愚昧,或是压迫,她们的结局几乎全都是悲惨死亡,从对她们的死亡叙述中蕴含了浓厚的悲剧意识。
  ニ档健栋茁乖》中的女性,说到具有抗争精神的女性,无疑会提到田小娥。作为小说中最鲜明、塑造得最成功的女性反抗者之一的田小娥,是作品中给白鹿原上带来死亡阴影而被人人唾弃的,这个不祥女子却也过着非人的悲惨生活。她本是秀才之女,长得美丽迷人,却被父亲随意地许配给年过六十的郭举人为妾,而郭举人要下她不是为了睡觉要娃,而是专门给他泡枣的。小娥也是一个人,一个有血有肉实实在在的人,可是却没有人把她当人看,正如她自己对黑娃所说的“兄弟呀,姐在这屋里连只狗都不如!”可是她有自己的情感,有自己的愿望,甚至有着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憧憬,因此她会把黑娃当做她新的生命存在的意义,以此摆脱不堪忍受的非人的压抑苦闷生活。她不顾一切地反抗现在的命运,追寻新的生活,她大胆地向黑娃提出了私奔的计划,“我看咱俩偷空跑了……只要有你兄弟日夜跟我在一搭……”。小娥所要的并非是优裕的生活,她要的是有尊严的生命,她所期望的不过是一个正常女人渴望得到的正常生活——和疼爱自己的男人过安稳平淡的日子。可是这样的愿望却不能实现,回到白鹿原的黑娃和小娥遭到黑娃父亲鹿三和族长白嘉轩的抛弃,只好住进了村外的寒窑。但小娥并不嫌破烂的窑洞,贫寒的家境,对黑娃说:“只要有你……我吃糠咽菜都情愿。”
[论文网 lunwen.nangxue.com]在她看来,先前作的所有态度决绝的反抗和奋勇的追求,都是为了摆脱在郭家狗都不如的毫无自尊的处境。
  ビ胩镄《鸬娜松轨迹截然不同的白灵,是作者塑造的另一位白鹿原上的美丽女性形象。如果说田小娥的美丽带有魅惑和邪恶,那么白灵的美就是纯洁干净的。作为白嘉轩惟一女儿的白灵的精神气质似乎是与生俱来的,她从小就有非一般的秉性,小时候不愿缠脚,一心到城里念书,接受新思想,毅然抗婚,离家出走,与鹿兆海私定终身,最终因为两人的信仰分歧又分道扬镳,她始终都是独立坚定的,追寻属于自己的人生。白灵的形象带有很强的理想色彩,小说甚至将她和原上的白鹿精灵联系在一起,她凝聚了关于女性的一切最美好的想望。她的身上蕴含了深厚的民族优秀品质,是美与正义的化身,可是即使是这样的女子的结局仍然是悲惨的。
  ァ栋茁乖》中与上述两位女性反抗者形象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另外一群被压抑、被物化的女性。她们在男性主导的世界中被同化,在内在心理上认同了男性的主宰,从而丧失了自己作为女性的独立意识,成为了传统观念意识所需要的女性,也正如波伏娃所指出的“女人不是天生的,她是被变成女人的”。这个女性群体恪守着传统礼教,她们坚信女人天经地义就是洗衣做饭,生儿育女,伺候男人,勤勤恳恳地劳动,除此之外别无他求。她们以为这就应该是生活的全部,以为这样就应该是属于女性的圆满命运,可是她们的结局也是同样的悲惨,在残酷的死亡中弥漫着沉默的凄惶的气息。
  バ∷悼篇是这样一句掷地有声的话:“白嘉轩后来引为豪壮的是一生里娶过七房女人。”接着以浮光掠影的笔墨写了白嘉轩前六个妻子从新婚迅速走向死亡的过程,拉开了这一个苦难女子群体悲惨生存状态的序幕。对于这些女子的死亡,作者的笔调是冷峻残酷的,“是害痨病死的”,“最后吐血而死了,死了也没搞清楚是什么病症”,“她死得十分痛苦,浑身扭蜷成一只干虾”。轻描淡写的叙述中隔离开读者想要亲近的目光,已经预示了这样的一群沉默女子的黯淡的生活境遇,注定悲剧的生存结
  • 共2页:
  • 上一页
  • 1
  • 2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