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现当代文学 >

“意象话语”的三元谱系结构及其嬗变_第5页

分享到:
作者:徐扬尚。 TAGS:及其,结构,话语,三元,意象,意境,
  > (二)嬗变轨迹及其规律特性。伏羲立象尽意作八卦,仓颉象形会意造书契,孔子解读《易经》作《易传》,总结立象尽意的话语模式的神话传说原型,将意象论的意义生成植根于《周易》及其太极、阴阳、八卦的结果,在赋予意象及其相关概念以正对合三元谱系结构
的同时,又赋予意象及其相关概念以“正—对—合/变—对—合/变”的嬗变轨迹及其规律特性。《周易正义》:“易者,谓生生之德,有易简之义;不易者,言天地定位,不可相易;变易者,谓生生之道,变而相续。”《周易》所谓生生之道,即作为“正—对—合”三元谱系结构的万事万物乃由阴阳相合化生,阴阳和谐使事物进入完美状态。而阴阳相合所构成的完美,又必然被打破,或说走向终结,并向其相对或相反的方向变化。世界及其事物的嬗变总体上有两类:一类是正奇反成、性质不断深化的奇出,例如人鬼神之间的变化;另一方面是五岳并峙、类型不断转换的并出,例如视觉、听觉、味觉等感觉之间的变化。具体到意象及其相关概念的生成与嬗变来看,意象概念的完善并非意味必然的死亡或过时,而世界及其事物的生生不息之道,又注定其不能也不会停止发展。发展的途径有二:一是与时俱进,在不同的时代被赋予不同的意义与解读;二是生生不息,自身意义与解读被不断拓展与深化,由此形成新的概念。显然,“意象话语”谱系的生成属于第二种途径。就意象论三大标志性概念而言,先是先秦托意于象,立象尽意的意象概念的提出(立),随后是六朝情以物兴与物以情观相反相成的意象观念的形成(对立反成),使意象认识得以深化。自此以后,对符采相胜的意象美的追求(合),最终确立了意象概念的“正—对—合”三元谱系结构。基于中国文化依经立义的意义生成方式,唐宋学人在遵从六朝意象观念的同时,一方面对可大可小的意象加以的定格,另一方面又赋予空间意义上的意象以深度与层次,进而提出意境与妙悟概念与范畴(变/立)。王昌龄与严羽标举意境与妙悟,同时作了两件事:一是两分意境为情境与物境,两分妙悟为一知半解之悟与分限之悟,使之构成对立反成(对);二是强调意境乃心入于境而神会于物(合),强调妙悟乃透彻之悟,不涉理路,不落言筌。不过,立足言理关系与创作主体的妙悟及其书写的“妙悟说”,还是对立足情物关系与作品文本的意
[论文网 lunwen.nangxue.com]境建构及其书写的“意境说”,构成深化与创新(变/立)。王国维又在认可至今为中国学者所遵从的唐人意境概念的同时,引入并化用西方哲学与文论的主观与客观、理想与现实、现象与本质二分,将其纳入传统的“正—对—合”三元谱系结构,从而实现对前人与意境混用的境界概念的重构(变/立)。王国维重构境界,也是同时作了两件事:一是两分境界为有我之境与无我之境,使之构成对立反成(对);二是强调境界乃意境两浑(合)。若说意境对意象的深化与境界对意境的深化属于性质深化的“奇出”,那么,乐象对意象、滋味对乐象、妙悟对滋味、神韵对妙悟的深化,便属于类型转化的“并出”。意象立足于视觉的形象(物象),乐象立足于听觉的声象(音象),滋味立足味觉的味象,妙悟与神韵立足视觉、听觉、味觉的通感。其相互间的嬗变,由上述意象、意境、境界之间的嬗变举一反三,“意象话语”谱系“正—对—合/变”的嬗变轨迹、规律与特性,由此可见。基于此,外来形象论的形象、典型、真实概念,才被学者们自觉与不自觉见纳入“意象话语”谱系,作为“意象话语”的变异,加以解读与应用,只不过是许多学者“日用而不知”,尚未认识到其中的变异而已。>
  注释
  ①⑥⑦郭绍虞:《沧浪诗话校释》,上海人民出版社,1961年,第12、131、131页。
  ②⑤⑧[12]郭绍虞主编《中国历代文论选》第2册,上海古籍出版社,1979年,第423、423、424、88—89页。
  ③相关概念的“情”或作“意”、或作“心”、或作“人”、或作“我”,“物”或作“象”、或作“形”、或作“境”,其说不一,道理相同。
  ④徐扬尚:《“扑朔迷离”看古文立象尽意的言说方式:兼论现代古代解读方式的“西化”》,《东方论坛》2009年第4期。
  ⑨(汉)郑玄笺、(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