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现当代文学 >

唐代诗歌中的“天津桥”意象述评

分享到:
作者:卢苏玉。 TAGS:诗歌,唐代,城市,诗人,意象,社会,
   桥,作为公共的交通设施,其基本功能使其有可能成为交通要道或商贾云集的繁华之地。而当人与桥的历史与现实被纳入文人的创作中,从各个层面上反映着社会的风貌,并且融入文人自身的体验时。“天津桥”的命名就充满了神话色彩,因洛阳城“北据邙山,南对伊阙,洛水贯都,有河汉之象,而《尔雅》‘箕、斗
之间为天汉之津’,故取名焉”①。设计者按照天象学为其命名为“天津桥”。而天津桥也未曾辜负这一带着神话色彩的名字,洛水贯都成就了它交通要道的地位,在诗人的吟咏里,天津桥在容纳展现城市人生百态的同时,也成为一个城市盛衰的标着,见证着大唐帝国的百年荣辱。
一、 天津桥上的人生百态
  天津桥是百官入朝的必经之路。唐初,百官上早朝并没有待漏院可供休息,必须在破晓前赶到皇城外等着。东都洛阳的皇城,傍洛水,城门外便是天津桥。唐代宫禁戒严,天津桥入夜落锁,断绝交通,到天明才开锁放行。所以上早朝的百官都在桥下洛堤上隔水等候放行入宫,同时也在此吟咏了不少佳句,以上官仪的《入朝洛堤步月》最具代表性。诗说:“脉脉广川流,驱马历长洲。鹊飞山月曙,蝉噪野风秋。”此诗充分表现了作者的显扬得意之情。
  风景如画的天津桥也是唐人游春玩赏最繁华的景点之一。刘希夷的《公子行》:“天津桥下阳春水,天津桥上繁华子。马声回合青云外,人影动摇绿波里。”形象生动地描绘了少年公子春游的情景。骆宾王的《咏美人在天津桥》②:“美女出东邻,容与上天津。整衣香满路,移步袜生尘。水下看妆影,眉头画月新。寄言曹子建,个是洛川神。”勾勒出一个貌美如洛神的女子,在洛阳桥上款款走来,为春日美景更添绝妙一笔。
  天津桥除了是洛阳城内的交通要道外,还是洛阳城与其他城市或者处所的连接之处。桥下便是洛水,而此处送别多是乘舟向东,所以此处多为唐人赠别之处。“何处送客洛桥头,洛水泛泛中行舟’’(张说《离会曲》)说的正是此处告别的常景。“洛城春雨霁,相送下江乡。树绿天津道,山明伊水阳。孤舟从此去,客思一何长。相望依然一水间,相思已如千年隔。……君报还期在早春,桥边日日看芳草。”(皇甫冉《送包佶赋得天津桥》)皇甫冉的天津别愁更为多情。他如“春草年年绿,王孙归不归\"的诗意一般等侯友人再次自此来洛。
  此外,天津桥还用来举行一些官方活动。如张九龄《天津桥东旬宴得歌字韵》诗,写的是春夏之际在北斗亭官方举办旬宴的事,说:“清洛象天河,东流
[论文网 lunwen.nangxue.com]形胜多。朝来逢宴喜,春尽却妍和。……赐恩频若此,为乐奈人何!”另有大历九年(774),东都举行科举考试。十一月下旬考试杂文,“十二月三日,天津放杂文榜”。次日,“天津桥作铺帖经”③,再考杂文通过者。阎济美说自己“早留心章句,不工帖书,必恐不及格”。考官允许他作诗代替,阎作《天津桥望洛城残雪》:“新霁洛城端,千家积雪寒。未收清禁色,偏向上阳残。”受到考官赏识,遂通过。
二、 天津桥见证城市兴衰
  天津桥在唐代诗歌中的意象呈现着特定时期的城市面貌,一定程度上承载着洛阳这座城市的精神文化和社会思想,反映着世人和诗人的审美风尚、思想观念等。这一意象在唐代不同时期的诗歌中内涵是不同的,换言之,其存在是动态的。而正是这种动态的存在,保证了“天津桥”作为一种意象在唐诗中存在的连贯性和延续性,使唐代洛阳城拥有更加厚重的历史和文化内涵。
  初盛唐,天津桥以承平气象出现在诗歌中。因为从此时起,李唐王朝国力开始上升,甚至一度达到鼎盛。此时文人的精神是激昂的,是积极进取的,而百姓的整体生活环境是丰裕幸福的,盛世游览已成为一种生活常态,如李白《古风》:“天津三月时,千门桃与李,……新人非旧人,年年桥上游。”④再现了每年春季洛阳百姓于天津桥上游赏的盛况。此时的天津桥一派盛世的的气象,如此华美。
  中唐时期是唐代社会有盛转衰的关口,自天宝中期开始的社会衰败与不久后爆发的安史之乱给唐诗带来了不小的转变。巨大的灾难和颠沛流离的生活使诗人们的心理状态产生了明显的变化,他们痛定思痛,开始严肃地思考社会政治,却蓦然感到了自己的无能和衰老,从而失去了盛唐诗人昂扬的精神风貌,转而表现出独善其身,淡泊平和,闲逸悠然的情调。如白居易在洛阳所作的诸多闲适诗,多“称心而出,随笔书写”。⑤试看《和友人洛中春感》:“莫悲金谷园中月,莫叹天津桥上春。若学多情寻往事,人间何处不伤神。”诗中表现出的那种知足保和的“闲适”思想,正是此时文人的心理。
  晚唐时期,唐帝国出现了明显的衰败倾覆之势。面对王朝末世的景象
  • 共2页:
  • 上一页
  • 1
  • 2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