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外语学 > 英语相关 >

翻译改写理论研究综述

分享到:
作者:管理员。 TAGS:综述,理论研究,翻译,理论,改写,
  一、前言 传统的翻译研究注重语言对照和文本分析。而勒菲弗尔提出的翻译改写理论使翻译不再局限于这种研究模式,而是关注翻译与文化的相互作用、文化作用域和制约翻译的方式以及语境、历史和传统等问题。改写理论中的一系列论述大大拓宽了翻译研究的领域,对文学研究也有一定的启发,但理论本身仍有缺陷,需进一步研究完善。
r />二、改写理论的形成
  20世纪80年代,出现了翻译的文化论。美国学者勒菲弗尔是其代表人物之一,他发表在《大胆妈妈的黄瓜:文学理论中的文本、系统和折射》中提出了改写理论的雏形——“折射”理论。然而,该文中所提到的“折射”,指对文学作品的改编。
  1990年,勒菲弗尔与英国学者巴斯奈特合编《翻译、历史与文化》一书。书中勒菲弗尔将折射理论作了调整,明确提出了翻译就是文化改写, 改写就是“操纵”,并且改写往往出于意识形态或诗学的需要。
  然而改写理论的精髓和成熟之作当属勒菲弗尔所著的《翻译、改写以及对文学名声的控制》。在这本专著中,勒菲弗尔对翻译是改写这一思想做了深入的论证。指出了“改写”的作用以及为什么要研究“改写”,并从文学系统角度出发,认为文学系统受到两个因素的制约,一个是内部因素,即当时占统治地位的诗学与思想意识;另一个来自于文学系统外部,即赞助人的力量,即某种权力对文学的阅读、写作和改写施加影响。
三、核心理论和概念
  3.1 意识形态
  在勒菲弗尔看来,意识形态不仅局限于政治领域,而是泛指命令我们行动的形式、规范和信仰;它是赞助人系统的一个组成部分,约束译者对文学形式和主题的选择。他还将意识形态分为显性的和潜在的意识形态。前者指在社会生活中对译者实践发挥明显操控作用的主流意识形态,后者指潜存于译者思想中的个人意识形态。它们分别构成了文学作品的外部系统意识形态和内部系统意识形态。如果译作同目标文化中人们的意识形态不冲突,那译者的目的就容易达到。
  3.2 诗学
  勒菲弗尔的诗学包括两种组成要素:一个是一张清单,包括文学手法、体裁、主题、象征、典型人物及情景;另一个是一种观念,即文学在整体社会系统中扮演或应该扮演什么角色。由于文学系统之外的影响只涉及第二种要素,因此第二要素会给文学系统注入新的活力,而第一种要素主要使文学系统维持现状。
  3.3 赞助人
  赞助人是“任何可能有助于文学作品的产生和传播,同时又可能妨碍、禁制、毁灭文学作品的力量”[1],赞助人主要控制作品的意识形态、出版、经济收入和社会地位,它包括宗教集团、阶级、政府部门、大众传媒机构,也可以是个人势力。
四、国内外发展研究
[论文网 lunwen.nangxue.com]  4.1 国外研究
  国外学者对改写理论进行了不同角度的发展。Gentzlert在《当代翻译理论》一书中阐释了改写理论的发展过程,但并没有对几个控制因素作系统归纳。Snell-Hornby认为改写理论有三个控制因素:赞助力量、意识形态和诗学,但她只对此理论进行了推介,没有对其进行深层次的研究。而Munday把三个控制因素归结为:文学系统内的专业人士、文学系统外的赞助力量和主流诗学。但他对改写理论控制因素的分类方法并没有被普遍接受。针对此问题,Hermans 却坚持两要素说,他认为这两个要素:“一个主要从外部控制,作用是调整文学与其外部环境的关系,其关键词是赞助力量和意识形态;另一个在文学系统内部维持秩序,其操作术语是诗学和几个定义不太明确的词,比如行家、专家、专业以及改写者等等”[2]。由此可见,国外研究者对改写理论进行了有效地传播,但也引出了对控制因素的争议,这个问题目前学界并无定论,仍然有待解决。
  4.2 国内研究
  国内对改写理论的研究情况与国外类似:有的对勒菲弗尔的理论做了详细的介绍和深刻的评点,但没有明确列出要素;有的认为是三要素:意识形态、诗学、赞助人,有的则认为是两要素:意识形态和诗学观。
  除了理论的研究,国内学者还把改写理论应用于文学翻译中具体文本的分析。如边立红的《操纵与改写:辜鸿铭英译儒经》便是分析辜氏儒经英译本对原文的改写策略。此外还有不少的硕博论文也将改写理论用于具体的翻译文本中进行阐述。
  国内译界不仅对该系理论进行了借鉴和深入研究,更有人对其进行了大胆的批判。赵春彦在《翻译学归结论》中指出:“它走的是一条现象描写的道路,更由于它受后结构主义思潮的拍打而漂向了否定翻译学基础体系的极端”[3]。
  总体来看,对该理论,国内研究者有褒有贬,这对理论的进步和发展起到了一定作用,但有些观点过于偏颇,需要谨慎参考。
五、结论
    改写理论跳出了文本的束缚,关注影响整个文学系统的宏观文化因素,促进了翻译学的发展。勒菲弗尔之后的许多学者对该理论进行了深入,评判和反思,使其更有生命力。但从上述论述可以看出,改写理论还存在着明显的不足,众多学者对控制因素的意见不一,它的内容并不完整,因此没有形成固定的体系,仍然需要进一步补充和完善。
参考文献:
  [1] 陈德鸿,张南峰. 西方翻译理论精选[M]. 香港: 香港城市大学出版, 2000: 176.
  [2] Hermans, Theo. The Manipulation of Literature [M]. New York: St. Martin’s press Inc., 1985: 126.
  [3]  赵春彦.  翻译归结论[M]. 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05: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