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外语学 > 英美文学 >

元认知策略在“先行组织者”使用中的作用_第2页

分享到:
作者:管理员。 TAGS:使用,作用,先行,策略,认知,学生,
  力集中在新材料的重要信息上,并积极的建立与已知信息之间的联系。 本文的创新性主要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其一、尽管Jerrold在1985支持在适当的条件下,“先行组织者”能够对学习发挥积极的作用,并曾假设存在一个缺失成分可以促使其发生积极作用。但这个成分是什么,如何证实这个成分的促进作用,他没有象
本文作者进行科学的实证研究。其次,从来没有人从奥苏贝尔“意义学习理论”的宏观角度来分析“先行组织者”在实际教学中的局限性,以及找出弥补这一局限性的方法。在分析了“先行组织者”的优点以及其局限性之后,作者接着分析了“元认知策略”的作用,恰恰可以弥补“先行组织者”的局限性。其三、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研究针对英语水平中等或者中等以下的学生,结合他们元认知策略使用能力的情况,考察元认知策略与“先行组织者”之间的关系。这对中国大学生的外语教学研究无疑具有一定的研究参考价值。关于“先行组织者”和“元认知策略培训”的很多问题都还有待解决,笔者希望这篇论文能够促进中国英语作为第二外学的教学,并能对今后其他学者的研究起到一定的启示作用。
参考文献:
Ausubel, D. P. (1963). The Psychology of Meaningful Verbal Learning. New York: Grune and Stratton.  81-82
Ausubel, D. P. (1980). Schemata, Cognitive Structure, and Advance Organizers: A Reply to Anderson, Spiro, and Anderson. American Educational Research Journal  17, 400-404
Flavell, J. H. (1979). Metacognition and Cognitive Monitoring: A New Area of Cognitive-developmental Inquiry. American Psychologist  34,906-911.
Jerrolds, R. W. (1985). The Advance Organizer: Its Nature and Use. Reading, Thinking, and Concept Development  New York: College Entrance Examination Board.   71-87
Joyce, B. & Weil, M. (1992). Models of Teaching. Englewood Cliffs, NJ: Prentice-Hall   181-194, 407-410
江晓红(1997)“意义学习理论与外语教学” 西江大学学报(1)
彭娟 (2003) “从奥苏贝尔到罗杰斯――论意义学习及其教育启示” 安徽教育学院学报 (4)
Cognitive-developmental Inquiry. American Psychologist  34,906-911.

  • 共2页:
  • 上一页
  • 1
  • 2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