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外语学 > 外语翻译 >

从“三美论”看《红楼梦·葬花词》的两个英译本

分享到:
作者:管理员。 TAGS:两个,红楼梦,传达,译本,译者,
  许渊冲先生在《毛主席诗词四十二首》序言中首次提出了诗词翻译“三美论”,即意美,形美,音美,“三美论”是许渊冲翻译理论的本体论,也是许渊冲的理论核心之一。[1]《红楼梦》是中国古典长篇小说中最优秀的作品,也是世界文学宝库中的珍品。《葬花词》作为《红楼梦》诗词中的经典名篇,作者以其丰富奇特的想象,创造出丰富的凄美意象
;诗歌以哀怨忧伤的情调集中体现了林黛玉纷繁复杂的精神世界。这首诗风格上效仿初唐体的歌行,遣词浅显流畅,音节回环复叠,抒情淋漓酣畅。[2]《红楼梦》的经典英译本有两种,一种是霍克斯(David Hawkes)译的The Story of the Stone(前八十回),另一种是杨宪益、戴乃迭合译的A Dream of Red Mansions。现今对于《红楼梦》的英译本中的诗词的研究,研究者通常以《红楼梦》的2个经典英译本为母本,从对诗歌中意象、习语典故、隐喻等等的英译出发,基于“概念整合理论”、“互文性理论”、“三美理论”以及语料库的研究方法等等对译者的翻译风格、翻译策略以及对于诗歌翻译的标准、诗歌中的文化意义的传达等等作深入的研究和探讨。本文拟从许渊冲先生诗歌翻译的“三美理论”出发,以杨宪益、戴乃迭夫妇、大卫·霍克斯的两个英译本《葬花吟》为研究对象,从诗歌翻译的“意美、”“音美”、“形美”的传达三方面对两个译本进行对比赏析。
  一、《葬花吟》原文的意美、音美、形美
  王国维的境界论认为中国古诗词讲究诗歌中意境的传达,而诗歌中的意境则构成了诗歌意美的核心,意境实际上就是情景交融。[3]《葬花吟》中蕴含大量意象,他们是诗人主观情感与客观景物的完美结合,为传达作者情感营造了一种哀伤凄恻的意境,体现了林黛玉压抑、苦闷的情绪。从原诗的音美上看,原诗属于初唐体歌行,四句一节,节自为韵,且平仄韵交替。就押韵而言,基本上是四句一韵,韵脚在一、二、四句,韵脚为aaba。然而也有变体,如最后一诗节中的一、二、四行末尾就不遵从上述规律。从原诗的形美上看,《葬花吟》为古体诗,共52行。以七言为主,含有杂言,诗行对仗工整,错落有致。[4]
  二、两英译本中对原文“三美”的传达的异同
  (一)意美的传达
  关于意美的传达,许渊冲先生认为,要表达原作的意美,译者必须忠实于原文,可以通过等化、浅化、深化的手法去实现,此外,还可以借助意美与形美来传达的意美。笔者拟从两位译者对诗歌中出现的主要意象的处理进行对比赏析,因为诗歌的意境是通过对意象的描摹
[论文网 lunwen.nangxue.com]来体现的,因此,译者对于诗歌中意象的处理直接反映了译者对原作意美的传达。[5]
  1. 主要意象的相同点
  在《葬花吟》这首诗歌中出现的众多意象中,“花落”和“人亡”是两个最突出的意象,在诗歌中反复出现。[6]两译者紧跟原作,忠实的再现了这两个意象所营造的意境。在遣词造句上有许多相似之处。以下是两位译者对“花落”和“人亡”这两个意象的传达。
 主要意象的相同点—花落(谢,飞,飘)—人亡(死,亡,老)
诗 行
杨 译
霍 译
1.花谢花飞飞满天
As blooms fade and fly across the sky,
The blossoms fade and falling fill the air,
10.不管桃飘与李飞
Care not if peach and plum blossom drift away;
 Why care, Maid, where the fallen flowers blew?
21.花开易见落难寻
Fallen, the brightest blooms are hard to find;
  Blooming so steadfast, fallen so hard to find!
50. 便是红颜老死时
This is the season when beauty must ebb and fade;
The bloom of youth, too, sickens and turns pale.
52. 花落人亡两不知!
Who will care for the fallen blossom or dead maid?
The Maiden and the flowers will both be dead 
  从表格中,我们可以看出两位译者是如何通过对“花落”和“人亡”这2个意象的英译来传达诗歌的意美的。如第1行的“谢”字,第21行的“落”字,两位译者都分别使用了fade和fallen这两个词,再如,第三行的“飘”字,杨译为float,霍译为drift and flutter。笔者认为,虽然两位译者在选词上面不尽相同,但他们选词的内涵具有相似性,因此,两位译者都较为忠实的传达了原文的内涵,在一定程度上传达了原文的意美。此外,在翻译策略的选择上,杨译本较多的采取的是直译,而霍译本较多的采取的是意译。如对第10行“不管桃飘与李飞”的英译,杨的译本为Care not if peach and plum blossom drift away; 霍的译本为Why care, Maid, where the fa
  • 共3页:
  • 上一页
  • 1
  • 2
  • 3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