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外语学 > 外语翻译 >

颠覆与重构-----透过本雅明《译者的任务》再谈翻

分享到:
作者:管理员。 TAGS:任务,透过,重构,颠覆,翻译,语言,
  瓦尔特·本雅明的翻译思想集中体现在《译者的任务》一文中。通过《译者的任务》,笔者重新分析本雅明的语言观、翻译观,在此基础上通过对比传统翻译理论的忠实原则,进一步解释本雅明哲学思想下对于忠实的理解,表明其合理性。 1.传统翻译忠实原则的弊端 1.1 作者意图的不确定性 东西方传统翻译史上,译者追求的是
对作者意图的绝对忠实。然而,现实生活中,作者的写作意图都存在着不稳定性。从某种意义上说,作者的写作过程是一个将自己的思想翻译成语言的过程。而在写作过程中,作者所要表达的意图思想,是可能发生变化的,这样已经形成的文字与他的新思想就产生了距离。而且,即便当作者将他的思想翻译成文字时,不同的表达能力对同一思想的表述也不同,因为他的语言表述未必就能准确地体现他的意图。
1.2 文本意义的不确定性
   因为原作的文本意义总是处于空间上的“异”和时间上的“延”,所以无法确定。德里达认为,由于异延是无限的,在每次异延中意义都星星点点地非线性扩张,形成了意义的散播。所以,原文本自身存在着多重意义,任何对原文的理解和翻译都不能穷尽其可能的意义。那么既然原文没有固定的意义,翻译就不可能将原文的意义移入译入语,翻译的目的也就不该是忠实地再现原文或传达原文的意义,或者说译文不可能做到忠实地再现原文的意义。
1.3 译者与读者的不确定性
  在传统翻译理论中,原作作者与作品的地位是不可动摇的,而译者与读者往往充当着被动接受原作者意图或文本意义的角色。然而,每一个个体的文本接受者对于文本的理解是有差异的。译者是第一文本接受者,即第一读者。因此,纵使其想忠实原作的主观愿望多么强烈,其对原作的理解与阐释也难免受到自身既往的审美经验和生活经验的影响。而译文的读者,即原文本的第二读者,其对原作的理解也势必会有所偏离。
2.  本雅明对传统翻译忠实原则的颠覆
  翻译中的不确定因素从一个侧面暴露了传统忠实原则的弊端。在《译者的任务》中,本雅明对于作者意图、译者与读者地位和文本意义给出自己观点的同时,对忠实原则进行了颠覆。
2.1 作者、译者与读者
2.1.1 对语言工具论的否定
     本雅明认为语言是一种无处不在的精神表达,人的命名语是为了让上帝表达其自身,此外,他没有任何言说的对象或接受者。这就决定了语言的表达方式是绝对的,没有任何世俗的、实用的,即工具的功能。既然如
[论文网 lunwen.nangxue.com]此,以语言为媒介的文学作品和翻译就同样不是传达意义的工具,它们应该摒弃世俗性、实用性和工具性,追求一种纯粹精神性。 在某种意义上,本雅明否定了人,无论是作者还是读者(译者)在语言运用上的主体性。他认为,语言并不是人类任意操纵、宰制的系统,而是一个集认知和自我知识的体系。
2.1.2本雅明的艺术观与翻译观的契合
   《译者的任务》开篇写道:“在欣赏一件艺术作品或一种艺术形式时,对接受者的考虑从来都不证明是有效的。不仅仅是对某一特殊公众或其代表的指涉物是误导的,甚至‘理想’的接受者这一概念对艺术的理论思考也是有害的,因为它所假定的一切就是这样一个人的生存和本性。艺术以相同方式假定人的物质和精神存在,但在任何艺术作品中都不关心他对作品的关注。”这是本雅明的艺术观,他将翻译视为文学作品这类艺术表现形式,可见,本雅明的翻译观和他的艺术观紧密联系,从这样一种强调艺术自律性的观点出发,翻译这样的文学作品也不应该沦为一种工具考虑读者的接受。
2.2 文本意义
     《译者的任务》一文表明了翻译忠实于原作意义的不可能达到:“如果翻译的终极本质是努力达到与原作的相似性,那么,任何翻译都是不可能的。因为在其来世生命中,原文经历了一次变化。正如伟大文学作品的意义数个世纪以来将经历彻底的改造,译者的母语也将经历同样的改造。”本雅明提出,译文无法接近原文,因为原文意义会随着时间历史的进程而发生改变。 而这变化的实质不在使用语言的人,而在语言及作品本身,是其本身的生命进程。不仅原文的语言在变化,译文的语言也在变化,因此,终极的意义一致是无法达到的。
3. 重构:本雅明的翻译思想
   下面通过《译者的任务》一文,从“可译性”,“亲缘性”,“直译法”三方面来分析本雅明对传统翻译理论的质疑及其自身对于翻译实质和翻译忠实性的解读。
3.1 原文的可译性
  《译者的任务》中,本雅明对原作的可译性进行了此番阐述:“一件作品是否具有可译性包含着双重含义。是否可能有让所有读者都满意的
  • 共2页:
  • 上一页
  • 1
  • 2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