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外语学 > 外语翻译 >

何以会产生一千零一个Tobeornottobe——从伽达默尔的哲

分享到:
作者:管理员。 TAGS:何以,一个,产生,理解,解释,存在,
   翻译首先译的是“意”,译的第一步便是理解。哲学解释学中对意义和理解过程的关注,必然会加深我们对翻译行为的了解。 哲学解释学认为,原文中并没有原意的存在,意义是在理解者的理解过程中产生的。理解(Verstehen/Verst?ndnis)何以可能?;理解者(这里即是译者)是如何理解? ;为何不同的理解者或解释者
(这里即是译者)有不同的译法?。笔者力图通过阐释清楚这三个问题,解密有一千零一个To be, or not to be的原因。
  首先,理解(Verstehen/Verst?ndnis)何以可能?在海德格尔那里,理解(Verstehen/Verst?ndnis)的先决条件是“前理解”。伽达默尔将之称为“偏见“(或译为“先见”、“前见”)(Vorurteile)。他认为“先见”或“偏见”使理解成为可能。“一切诠释学条件走很能够最首要的条件总是前理解,……正是这种前理解规定了什么可以作为统一的意义被实现,并从而规定了对完全性的先把握的应用。” [1]P.7任何理解都不可能从精神空白状态开始,它必须要由已知的东西作为前提。 “任何新的理解产生之前,已经存在有一种理解,新的理解是由主体也处在的某种已有的理解状态开始,才可能由此扩展开来,形成与先前所不同的理解。所以理解永远不可能是一个全新的精神状态,也不可能从没有某种理解的状态产生出来。” [2]P.23这些“先见”或“偏见”是人的自身的存在状态,是人的历史存在。理解以先见为基础,为先决条件,而先见又扩大了,丰富了理解。先见”至少应该包括下列几个关系到人的存在的因素:语言、经验、记忆、动机、意象等。其中语言(这里的语言指的是广义上的语言,包括讲话,书面文字,身体语言等)在使“先见”成为人的历史存在方式的因素中有着异乎寻常的决定性作用。语言不是工具,语言是人的存在。由历史承载的先见使得理解成为可能,而先见又总是向未来开放。这样理解就联系了过去与未来。人在理解中存在着。
  第二个问题:理解者是怎样理解的? 理解的过程是怎样的?具体到翻译一部作品上,译者是如何理解原文的?意义是如何产生并通过文字形式展现出来的呢?意义是在理解的过程中产生的。“艺术作品只有当被表现、被理解和被解释的时候,才具有意义,艺术作品只有在被表现、被理解和被解释时,它的意义才得以实现。”[1]P.6
  《真理与方法》中,写道: “一切有限的现在都有它的局限。我们可以这样来规定处境的概念,即它表现了一种限制视觉可能性的立足点。因此视域(Horizont)
[论文网 lunwen.nangxue.com]概念本质上就属于处境概念。视域就是看视的区域(Gesichskreis),这个区域囊括和包容了从某个立足点出发所能看到的一切。” [3]P.388 由历史存在而来的“先见”就是解释者(译者)的“视域”。它使得解释者(译者)能够理解原文。而原文特定的历史内容,限制了解释者(译者)“先见”,这使得解释者(译者)不能任意地去曲解原文。历史的视域走向现实的视域,原文的视域走向解释者(译者)的视域,两者融合在一起。这时意义便产生了,真正的理解就出现了。在翻译行为中,意义便在此时以文字的形式展现出来。伽达默尔称这种过程为“视域融合(Horizontverschmelzung)”。视域融合的过程就是理解的过程。“由“视域融合”而形成的理解,既不是解释者原有的“先见”,也不完全是作品或历史原有内容。”[2]P.262
  To be, or not to be有它自己的历史 “视域”,并且它的历史“视域”是不断变化的。而朱生豪、方平、梁实秋各自有各自的视域。在每一个译者进行翻译时,都会面对两种不同的“视域”。这两种视域与其他的每一个译者所面对的其他两种视域都是不同的。视域融合后产生的意义,自然也就不相同。表现在文字上就是译法的不同。这也就回答了第三个问题:为何不同的理解者或解释者(这里即是译者)有不同的译法?
  十八世纪以来的莎学学者和译者对To be ,or not to be 的理解与翻译,见解不一,观点存在分歧(裘克安,蓝仁哲,等等)较早地对To be, or not to be 做出了解释的是英国著名莎学家约翰孙:“哈姆莱特在困厄的压力下,在形成任何合理的行动计划之前,有需要来决定,在我们身后,我们将会是存在,还是消亡,这乃是问题的所在,它的解答将决定,还是去衷心接受命运的狂暴呢,还是去向它们搏斗,用对抗把它们了结。”[4]P156-157英国著名莎学家A.C.布雷德利认为:“在这段独白中哈姆莱特在思考着自杀的可取性;结果发现他之所以不能自杀和那无限的吸引力抗衡的,不是神圣的职责没有完成,而是结束苦难是否高尚的行动这一和他职责完全不相干的疑问,以及死亡是否能够结束这种苦难的问题。” [5]P119造成
  • 共2页:
  • 上一页
  • 1
  • 2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