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济学 > 经济学理论 >

“收手”、“转向”与长期平衡——“后危机时

分享到:
作者:佚名。 TAGS:危机,平衡,长期,转向,经济,政策,
   导读::分析中美两国(G2)的刺激政策退出选择,研究表明,收转并蓄是中美短期超常规经济刺激政策的共同选择,再平衡四张资产负债表是美国中长期政策转向的着力点,中国中长期政策将由总量增长转向内外平衡及内需结构调整。 关键词:金融危机,超常规刺激政策,平衡
  一、引言
  自2008年美国爆发金融危机以来,世界金融体系受到巨大影响,欧洲股市、亚洲股市及美国股市均出现深度下挫,金融稳定及经济前景受到各国民众的普遍担忧,世界银行及IMF等国际机构大幅调低未来世界经济增长水平。尽管当时美国布什政府采取7000亿美元救市方案,但并没能快速恢复金融体系的健康水平,金融体系去杠杆化使得危机愈演愈烈,金融危机随后向实体经济蔓延的态势也就难以避免,政府部门及学术机构都将本次危机视为上世纪30年代大萧条以来最大的危机,堪称百年一遇。在这种背景下,世界对于经济复苏的判断也就充满不确定性,W型、U型、L型等观点层出不穷。面对经济复苏不确定性的担心,各国普遍采取大规模非常规的经济刺激政策,与30年代大危机应对政策不同的是,本次危机吸取了上次危机的教训。首先,30年代大萧条时期美联储错误地在市场流动性极度匮乏的时候采取了紧缩性货币政策,因而本次世界刺激经济政策首当其冲就是实行超宽松货币政策,最大限度遏制商业银行信贷下滑。其次,大萧条时期贸易保护主义使得国际贸易急剧萎缩,严重损害了各国实体经济。尽管当前世界某些国家也存在贸易保护倾向,但世界已经认识到贸易保护的危害,因而目前没有出现世界各国普遍的竞争性贸易保护政策。
  除了在货币政策与贸易政策方面加强全球协作外,各国还一致采取超常规赤字财政政策以促进总需求回升。2009年2月,奥巴马正式签署总额达7870亿美元的经济刺激方案。2008年8月日本政府出台了名为“实现安心的紧急综合对策”,总规模11.7万亿日元。2009年1月德国政府提出总额为1000亿欧元的战后规模最大的一篮子经济措施,核心在于促进增长与增加就业,增强民众消费心。2008年10月中国政府推出四万亿人民币(约合5860亿美元)的经济刺激方案,以此刺激本国消费支出。全球超乎寻常的刺激政策协作促使经济出现积极的企稳复苏态势,世界银行、IMF多次调高对经济增长的预期。特别是全球超级大国美国在经历四个季度的衰退之后在2009年第三、四季度分别出现了2.2%和5.9%的正增长,在前三位发达经济体中
[论文网 lunwen.nangxue.com]表现最好,对全球经济复苏起重要作用,而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则在2009年实现了8.7%的高增长,增幅居全球前列,对世界经济增长作出重要贡献。然而,在中美引领世界经济逐步回升的同时,超常规刺激经济政策的副作用也开始释放,全球流动性过剩引起通货膨胀的压力持续增强,而某些经济体出现过热的风险也不断加剧,但同时世界经济持续增长的基础仍然不够扎实。对此,刺激经济政策如何调整将成为重要课题,而中美两国政策调整势必影响世界经济的复苏态势,研究中美两国的政策调整将具有极为重要的意义。另一方面,美国与中国作为世界上最大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在经济上存在密切的“镜像关系”(卢锋,2008),因而,必须将中美经济政策调整作为整体考察,才能得出更客观的结论。基于上述考虑,本文接着将讨论中美经济复苏的表现,第三部分探讨中美经济的短期政策退出选择,第四部分讨论美国中长期政策“转向”,第五部分探讨中国中长期政策重点。
  二、中美经济走出通货紧缩路径迥异
  尽管全球金融危机在2008年已经开始蔓延,但世界主要经济体并没有立即进入通货紧缩,中国在2009年2月份开始连续三个月出现物价负增长,可以认为中国进入通货紧缩的时间在当年的2月份,美国从2009年3月份开始经历三个月物价的负增长过程,进入通货紧缩的时间与中国相差不大。然而,美国通货紧缩与经济深度衰退相联系,而中国经济尽管出现下滑但仍然保持8%以上的年度增长率,在走出通货紧缩的路径上,中美经济复苏路径呈现出较大的差异。
  (一)美国经济脆弱复苏伴随经济滞胀风险
  美国2009年第一季度经济环比出现-6.4%的负增长,考虑到当时的物价也持续下降,属于典型的通货紧缩。时隔半年之后,美国2009年第三季度GDP按年率计算出现环比2.2%的正增长,第四季度GDP环比增长了5.9%,实现连续两个季度正增长。经济增长率止跌回升表明经济开始出现复苏的迹象,作为全球经济火车头的美国经济复苏无疑将对世界经济产生重大而深远的影响。然而,从美国经济增长贡献来看,美国政府的&
  • 共6页:
  • 上一页
  • 1
  • 2
  • 3
  • 4
  • 5
  • 6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