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化市场竞争环境下的知识产权竞争战略

分享到:
作者:管理员。 TAGS:竞争,战略,知识产权,环境,国家,
   全球化市场竞争环境下,各经济体互相侵入、渗透,市场竞争愈演愈烈,企业的市场运作和竞争跨越地理疆界广泛深入地在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展开。知识产权作为一种权益制度安排和市场规制也被发挥和运用到极致,知识产权的垄断、滥用和霸权已经蔓延到经济和产业的各个层面。中国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和快速发展的经济体,在知识产权全球化
竞争中不断学习,取得了显著的进步。但是,刚刚走出国门的中国企业、在中国市场面对跨国企业竞争的企业,由于对知识产权制度和规则的不够熟悉和经验、运用技巧的缺乏,屡屡遭受重创和损害。在全球范围内还出现了以滥用知识产权制度为手段的知识产权掠食企业——专利恶霸、专利流氓、恶意抢注域名、恶意抢注商标的公司和个人。我们必须校正对知识产权制度和规制的认知,并据此重塑和调整从国家到企业的知识产权战略。
  知识产权竞争的本质,无论是政府间的还是企业间的,都是市场通行权问题,即知识产权的本质是市场通行权,是在市场上谁先、谁后、谁可、谁不可,谁能收钱,谁要付费的问题。知识产权的制度安排和规则制定必然取决于制定者的利益,必然被占绝对优势地位的经济体或者企业所胁迫或利用。历史的经验和现实的案例表明,在知识产权制度安排和规则制定及市场竞争中,信息不对称是决定竞争胜负和收益多寡的决定性因素。
  目前被国际上广泛认同和实施的知识产权制度体系,实际上已经演变为某些国家竞争战略的自然延展和适应性变化。把知识产权规制战略看作某些国家的经济遏制战略的延展,表面上看是有点小题大做,但事实上既符合事实又有充分的理由。早就有学者指出,美国经济遏制战略是美国冷战战略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其政策演变与整个冷战战略格局演变息息相关。如果从更广阔的视野来看,经济遏制战略是美国国家竞争战略的核心部分。不仅美国,所有有可能、有能力的国家都希望通过经济遏制战略的实施,来“走赢”国际 竞争对手,获得竞争中的优势和领先地位。经济遏制战略的确是在“二战”后的冷战时期形成的完整理论基础和策略体系构架,并且在美国全方位对外战略中规制化地实施执行的。但是,对于与自身存在全面或局部、长期或短期竞争的国家实施经济遏制的行为,可以说和国家的历史一样久远。这种战略在冷战时期在美国的国家战略中得到明确和正式实施。进入“冷战”时期,美国政府对所有社会主义国家进行贸易禁运,一方面美国政府单独对社会主义国家实行贸易管制,另一方面美国通过以它为首的西方17个
[论文网 lunwen.nangxue.com]国家建立的巴黎统筹委员会(简称巴统)和30余个合作国对社会主义国家进行国际性贸易管制。中国作为社会主义国家,自然是美国经济遏制的重点对象。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美国政府实行的贸易管制大致有三种类型:对直接交战国的贸易禁运,如1812年美英战争期间美国对英国的贸易禁运;在“中立”名义下实行的贸易禁运,如“二战”爆发前后,美国根据《中立法》禁止向交战国双方和任何外国出口武器弹药;在“经济制裁”名义下的贸易禁运,如日本侵华战争逐步升级、太平洋战争爆发前夕美国对日本的贸易禁运。“二战”结束后直到冷战结束,美国政府对所有社会主义国家的贸易管制,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新类型,其中既有美国政府单独对社会主义国家的贸易管制,也有以美国为首的西方17个国家建立巴统和30余个合作国家对社会主义国家的国际性贸易管制,其涉及国家数量之多、之广,远非北约组织可比。作为美国对社会主义国家经济遏制政策的基本内容,贸易管制构成美国冷战战略的一个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
  1950年12月3日,美国政府制定了全面管制对中国内地、香港、澳门出口的方针。16日美国商务部颁发“运输指令T-2”,禁止美籍飞机、船舶向世界各地运输最终出口地是中国的物资。在这一时期,美国建立起单独的贸易管制体系,并且推动西方国家建立了巴统和中国委员会,贸易管制的主要对象从前苏联、东欧国家转向中国。贸易管制的中心是禁运广义上的战略物资。冷战时期的结束,并没有改变美国的国家竞争战略,因而也就不可能改变美国的遏制战略。有的学者认为世界进入了一个新冷战时代,这时候美国和巴统组织的贸易管制政策逐步演变成限制高新技术转让策略。再之后,随着世界各国发展重心向经济发展转移,特别是全球化的进展,使人们放松了对国家竞争的警惕,但实际情况并不乐观,其实,美国国家战略已经明确了竞争的新领域——商业、贸易竞争。
  2002年6月1日,布什在西点军校发表讲话,首次阐述了被西方舆论界称为布什原则——美国竞争战略:第一,美国战略不再主要是“冷战时期的遏制与威慑原则”,而是要保持“先发制人”的权利
  • 共2页:
  • 上一页
  • 1
  • 2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