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冠中理想国的城门卫兵

分享到:
作者:。 TAGS:理想,弗兰,密码,吴冠中,王小,
   吴冠中理想国的城门卫兵 2010年6月25日,91岁老人吴冠中走了。他是20世纪中国现代绘画的代表,也是200年来第一个入选法兰西艺术院院士的中国人;他作品总成交额达17.8亿,在中国画家中仅次于齐白石…… 进入艺坛纯属偶然。最初,希望成为实业家的吴冠中就读于浙江一所职业学校的电机专业。后随朋友参观了杭
州艺术专科学校,那里的图画和雕塑击中了吴冠中年轻的心,1936年他考入“杭州艺专”。1942年,吴冠中考取公费留学赴巴黎深造,因为受到凡高“你是麦子,一定要把你种到麦田里去”之语的触动,1950年选择回国,致力于油画民族化与国画现代化的不断探索。
  吴冠中视鲁迅为自己的精神偶像。他说:“从社会功能来说,300个齐白石比不上一个鲁迅。要是没有鲁迅,中国人的骨头要软得多。”他也像鲁迅一样直言:中国美术比非洲还落后;画院应该统统关闭;中国的美盲比文盲多……
  吴冠中绘画的一生上演了无数的烧画事件。从上世纪50年代到1991年,他将自己不满意的作品毁烧了近千幅。吴冠中对此解释是保留让明天的行家挑不出毛病的画。而在烧画的同时,吴老对伪作的出现更是毫不含糊,直至对簿公堂。
  年近90岁,眼见自己作品市场行情越来越高,吴老却将作品捐赠给了各大美术馆,让后面人有所参考。他“身家上亿”,却蜗居在北京一个简朴两居室,作画的书房甚至连5平米都不到。他总是在摆地摊的老师傅那儿理发,脚上常年是一双运动鞋。
  “不留遗产给子女,我的作品属于人民大众。”这是他生前的诺言。“我愿当柏拉图理想国的城门卫兵。”吴冠中在他最后一篇专栏文章中说。他做到了。
  
  王小云破解“白宫密码”
  7月8日,中国应用数学学科最高奖项“苏步青应用数学奖”在重庆大学揭晓,密码学专家王小云和中国科学院院士李大潜摘得桂冠。其中,1966年出生的王小云是首位获此大奖的女科学家。
  在2004年8月之前,国际密码界对王小云这个名字并不熟悉。但在当年美国加州的国际密码大会后,王小云首次宣布了她及研究小组攻关10年的研究成果破译了MD5等四个著名密码算法。几个月后,王小云又破译了更难的SHA-1密码算法。结果一经公布,举世皆惊。
  MD5、SHA-1是国际通行的两大密码标准算法,后者早在1994年便为美国政府采纳,被称为“白宫密码”。这两大算法是国际电子签名及金融、证券等电子商务领域广泛应用的关键技术,被形容为“两把门锁”保护着电子信息的安全。
  王小云习惯用手算,手工设计破解途径。在破解密码算法RIPEMD的过程中,她经常是破解进行到深夜,一条破解路线在最后的关键两步被证明是不可能的,只好第二天从头开始再找下一种破解方法。如此坚持了3个月,先后尝试了30多条路线,才成功破解。
  因为王小云的出现,美国国家标准与技术研究院(NIST)宣布,美国政府5年内将不再使用SHA-1。
  
  梅德韦杰夫给世界开一剂“中国药方”
  近日在俄罗斯圣彼得堡召开的国际经济论坛上,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
[论文网 lunwen.nangxue.com]为世界经济复苏开出了“中国药方”。
  梅德韦杰夫在论坛开幕式的讲话中援引了《道德经》中的一段内容:“得与亡孰病?甚爱必大费,多藏必厚亡,故知足不辱,知止不殆,可以长久。”意思是,得与失哪个更有害呢?愈是让人喜爱的东西就必须付出很多;珍贵的东西收藏得越多失去的时候也会越难过。所以,人知足就不会有屈辱,知道适可而止就不会有危险,这样才能长久。
  梅德韦杰夫的这剂“中国药方”是向所有与会者建议:遵循中国古代思想家老子的教诲来应对世界金融危机。因为经济危机的根源其实就是消费主义引发资本和人的欲望的无止境。
  2008年,梅德韦杰夫当选总统后第一次访问中国,在对北大学生演讲时引用《道德经》中的名篇“使我介然有知,行于大道,唯施是畏”,竟让不少北大中文系的师生一时都找不到出处。
  梅德韦杰夫之所以对中国有如此浓厚的兴趣,与他的出生地圣彼得堡密不可分。该市一直是俄罗斯“中国热”的中心,而圣彼得堡大学东方研究系有155年的历史,教授汉、满、藏、蒙等数个中国语种。梅德韦杰夫入校时,该系已成为世界上最重要的中国问题研究中心之一。梅德韦杰夫曾私下里告诉友人:“起初,我是被东方研究系那些丰富多彩的交流活动所吸引,喜欢上了中国文化,最后是为中国传统文化思想所折服。”
  
  弗兰坚持铸就“金球”
  7月12日凌晨,国际足联宣布,乌拉圭老将31岁的迭戈弗兰获得本届世界杯金球奖,德国小将穆勒获金靴奖,西班牙门将卡西利亚斯得到了代表最佳守门员的“金手套奖”。弗兰在本届世界杯出场6次共打进5个球,并带领乌拉圭队获得第四名的佳绩,被国际足联誉为“乌拉圭队在南非不断前进的领袖”。
  弗兰出生于足球世家爷爷曾效力于阿根廷独立队,父亲是乌拉圭历史上最优秀的右后卫之一。足球生涯初期,弗兰的情况并不太好,他辗转于南美多家俱乐部之间,不受重用。直到加盟阿根廷独立队,2000~2001赛季,弗兰出场36次打进了18球。2002年,英超曼联队主帅弗格森将弗兰带到了老特拉福德。不过习惯了南美足球的弗兰没能很快适应英格兰足球的节奏,连续8个月,未进一球,被英国媒体嘲讽为“笨蛋”、“曼联队半个世纪最差引援”。
  2004年夏天,弗兰转到了西甲比利亚雷亚尔队。令人没有想到的是,弗兰在西甲赛场上如鱼得水,第一个赛季就打进25球,帮助“黄色潜水艇”首次跻身欧洲冠军联赛,并获得欧洲金靴奖。2007年夏天,弗兰转会马德里竞技。2008~2009赛季,弗兰出场33次打进32球,再次荣获欧洲金靴奖,并成为罗纳尔多之后首位在西甲一个赛季中进球超过30个的球员。
  在弗兰的足球哲学中,坚持不懈是他的信条。与德国队的三、四名比赛前,弗兰的腿伤一直未愈,但这位31岁的老将并不想放弃很可能是自己职业生涯中的最后一场世界杯比赛,“我要上场和队友们一起,这是属于乌拉圭足球的时刻。”
  对于金球奖的荣誉,弗兰表示自己不会就此固步自封,“从小我的父母就教导我积极的人生观成功来自努力拼搏,我将继续努力。”
《青年文摘(彩版) 》 2010年1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