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少数民族宗教的审美文化

分享到:
作者:管理员。 TAGS:文化,审美,宗教,少数民族,云南,
  在文化全球化背景下,地方文化作为文化多样性形成的基础愈来愈受到学界的重视,当代审美文化应当重视并拓展对地方审美文化的研究。① 云南审美文化属于地方审美文化中的一部分。世居云南高原的各族人民,在人与自然环境之间,建立了相对持久、稳定与和谐的关系,这种人地关系观念对当地居民的世界观、信仰、思维方式、社会规范等基本特
征的形成产生了深刻影响。云南少数民族的宗教文化蕴含着丰富的思想文化仍至科学知识。尤其是云南各少数民族的宗教更是包容、储藏、沉积着我国丰富的民族文化模式。例如,当我们提到藏族时便想到哈达;提到傣族时便会想到泼水节。
一、宗教审美意识的产生
  由于原始宗教信仰,人们认为“万物有灵”。人们把太阳、月亮、雪山、湖泊、森林视为神灵而顶礼膜拜。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不论是滇西北的高山峡谷,还是滇南的河谷坝子,生态环境与各民族的文化相互适应就十分容易理解了。文化是人性化的自然。因为人作为生命之物,其自然本能和基本人性,就是维持人的生存的。当人超越了生物性的本能时,也就产生了审美意识,并将其作用于自然,从而使自然有了新的功用。人与自然相互作用的过程,就是一个“人化了的自然”,以适应人性升华需要的创造性过程,其创造性的产物便是少数民族的宗教审美文化。最能体现云南宗教审美文化这一特点的,就是连接滇西南河谷地带水域民族和滇西北高原山地雪域民族的“茶马古道”文化。它是云南驿道文化中最具特色的道路。马帮筚路蓝缕,带来了少数民族文化的传播昌盛。当儒、释、道、伊斯兰,乃至西方的基督教、天主教沿着这一条条边驿古道进入高原时,与原住居民传统文化相碰撞,大多经历了一个由拒斥到接受和交融的历史文化变迁过程,它们让人体味少数民族文化所具有的一种动人心魄的审美内核:那从远古延续至今的原住居民血脉文化精神,那蕴含着多民族文化群体和谐共处的多元文化精神,那凝重多彩、充满审美理想的宗教精神,就是由这些道路连接在一起,成为人类审美理想的最好载体和最为有效的传送带。
  本世纪50年代以前,由于西南各少数民族,特别是云南少数民族的社会生产力较低,决定了他们对各种事物的朴素认识。他们对于自然的变幻无常无力抗争,于是感觉扑朔迷离。在这种观念的支配下,于是产生了鬼神、灵魂不死的宗教观念。恩格斯指出:“宗教是在最原始的时代从人们关于自己本身的自然和周围的外部自然的错误的、最原始的观念中产生的。”② 云南少数民族相信一切自
[论文网 lunwen.nangxue.com]然都会和他们一样去做去想,同他们一样有思想、性格和感情。于是氏族群体便产生了对各种图腾精灵的神秘崇拜。云南少数民族创造的各种神就在世俗的世界中,人神是相通合一的,甚至祖先就是神。云南少数民族独有的生产方式产生的宗教意识,决定了他们不可能在根本上揭示客观对象的本质,只能用幻想的思维方式征服自然,以此达到精神上的安慰,可以说幻想是云南少数民族宗教艺术的创造之源,也是他们把握客观对象的基本方法,他们幻想出来的鬼神主宰着他们自身的存在。
二、 宗教情感
     马克思说:“人们在自己生活的社会生产中发生一定的、必然的、不以他们的意志为转移的关系,即同他们的物质生产力的一定发展阶段相适应的生产关系。”③ 云南少数民族的科学技术也有一定的发展,这为云南少数民族文化的发展提供了现实基础。云南各少数民族保留的原始文化一旦在该民族中形成、定型,它就作为该民族的基调和格式,它也就规定着该民族的精神特征、宗教信仰,影响着宗教情感和审美意识。
  情感是人们对客观事物与需要之间而产生的一种体验。只有那些与人的需要有关的事物,才能引起人的情感反应。宗教情感也不例外。詹姆士指出:“宗教的爱情只是人的自然爱情对宗教对象而发罢了,宗教的恐怖只是普通交际的恐怖;人心的神明报应观念可以激发这个范围内的普通激荡罢了,宗教的严畏就是与我们黄昏在森林中或是在山峡中的身体震激一样的情绪,不过由于想到我们对于超自然的关系而起罢了。一切在宗教徒的生活中起作用的各种情操,都有同样的情形。宗教情绪是具体的心理状态,由一个感情加上一个特殊对象而成,所以它当然是与其他具体的情绪不同的心理作用。”④  詹姆士强调宗教情感却不同于一般的情感,一般的情感是人对客观事物是否符合人的需要而产生的体验。而宗教情感的产生并不以客观事物为基础,它是以虚幻的超自然力量的存在为前提,是人和超自然力量之间的关系的反映。也就是说,宗教情感的由来和对象是非客观,是宗教信仰所引起的。
   (一)畏惧是极其重要的宗教情感<
  • 共2页:
  • 上一页
  • 1
  • 2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