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公共管理 > 图书馆管理 >

从语义、语法、语用三个层面认识“体”

分享到:
作者:秩名。 TAGS:层面,认识,三个,语法,语义,意义,
   以往对体的研究成果已十分丰富。早在20世纪40年代,王力、吕叔湘等语言学家对体的分类就做过详细的研究,而后很多学者对体、时和体的关系以及带有体标记的着、了、过等进行了深入的研究。但对体的研究大多是在语法范畴内进
行,这样就引发了“着”、“了”、“过”是体标记还是动态助词或语气词的争论及“了”和“过”有时表达的时体意义相同等问题。从语义、语法、语用三个层面对体进行分析论述,最后说明人们在语言使用过程中表达的体意义,实际上是语义、语法、语用等多种因素共同作用的产物。
  一、当前从语法范畴角度对体的研究
  “体”是谓词体现的一类重要范畴。对它的命名和定义众说纷纭,在以往的汉语语法著作中,有的称之为动相,有的称之为动态,我们采用语言学中的一般命名,称之为“体”。
  在《理论语言学引论》中,莱昂斯区分了三种语法范畴:首要(primary)语法范畴指词类,次要(secondary)语法范畴指时、式、格等,而主语、谓语、宾语等属于功能范畴(funetionalcategories)。按照这样分类,体若作为语法范畴属于次要语法范畴。次要语法范畴又可称为狭义语法范畴。如高名凯所说:“以狭义的意思来说,语法范畴则指一般语法学家在词类下所讨论的名、动、形容等词所有的形态变化所表示的那些语法意义的概括。”[1]
  显然,这是源于对普通语言学理论的遵守,众所周知,这种理论得以建立的材料基础是有形态变化的语言,主要是印欧语。正是在这方面,现代汉语呈现出另外一种面貌。正如吕叔湘主编的《现代汉语八百词》指出了:“汉语语法最大特点是没有严格意义的形态变化。我国某些兄弟民族和西方语言里边用形态成分来表示的概念,汉语里边或者不作表示,或者用半独立的词来表示。”[2]这些半独立的词(即虚词)在语法上往往有这样的特点:经常附着在实词之上,也经常附着在自由短语之上。
  现代汉语里用半独立的词来表示体意义,是现代汉语表示体的主要语法手段。这一点,在各家的研究中都有反映。王力在现代汉语中分出七种情貌,除了普通貌是零形式之外信息传播,其他的六种都用情貌成分表示。这些成分按今天的一般说法,包括助词“着、了”,趋向动词&
[论文网 lunwen.nangxue.com]ldquo;起来、下去”,语气词“来着”和动词重叠。高名凯认为现代汉语中有三种体,“这些词,除了叠动和加强是重复或连用词外,其他的则有补助词表现之。进行体和起动体的虚词加在具有动词功能的词的后面的,这些虚词都是实词变来的,其本身本来可以具有动词的作用。”[1]高名凯所说的虚词,今天分别称为副词如“正在、刚、才、恰”,助词如“了、过”,动词如“到、中”。龚千炎在文章中分出了八种体,分别由时态助词如“曾经”,准时态副词如“就要”,时态助词如“了”,准时态助词如“起来”和语气词如“来着”表达[3]
  由于以上各种表示体的手段,除去动词重叠、连用、零形式以及动词“到、中”等之外,就用“着、了、过”等助词或语气词来充当,所以语法界就产生了“着、了、过”等具有明显体意义的词,是动态助词还是体标记的争论。从语义、语法、语用三个层面对体进行分析论述,最后说明人们在语言使用过程中表达的体意义,实际上是语义、语法、语用等多种因素共同作用的产物。
  二、在语义、语法、语用三个层面下讨论“体”
  (一)在语义层面下讨论“体”
   首先,体是一个语义概念。即使像俄语那样明显存在体的语法范畴的语言,其中的动词之所以有体的语法特点,也是因为它们具有体的语义基础。国内的语言学家在研究动词时,用“完成”、“持续”、“状态”等语义特征给动词分类,在本质上就是对于体的一种分类法。
  (二)在语法层面下讨论“体”
  其次,体也是一个语法概念。当某种语言中使用某一些语法手段、语法形式来表示不同的体意义时,体就同时成了语法问题。在语言研究中区分语法体和语义体有很大的必要性,这不仅因为归根结底语法体是在语义体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而且因为作了这种区分之后,有利于防止在研究中把
  • 共2页:
  • 上一页
  • 1
  • 2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