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公共管理 > 公共政策 >

专业出版社的内容资源数字化管理

分享到:
作者:管理员。 TAGS:数字化,管理,资源,内容,出版社,
   出版业属内容产业范畴,创新性的内容是出版业的立身之本,内容资源是出版单位做好数字出版的核心保障,内容资源数字化管理受到越来越多的出版单位的重视。而同时,通过计算机技术和信息技术手段,整合、编校和传播中国高质量的哲学社会科学知识资源,让中国的学术研究成果更好地服务中国乃至世界的经济社会发展,不断提高民众的知识
文化水平和道德素养,是专业出版社的责任和神圣使命。
  不容乐观的内容资源管理现状
  1.手段落后、水平低下
  不论是出版单位,还是教研机构,目前对自己拥有版权的内容资源都进行了一些数字化处理的尝试,但是绝大部分仅仅局限于文件格式的转化、低水平的知识展现、毫无互动的粗放型的知识产品提供,与国际出版的数字化水平的差距还很大。此外,对已有内容资源进行数字化加工和管理,是因为历史的原因而进行的“二次制作”,期间要耗费大量的人力和物力。
  2.大量高质量的哲学社会科学内容资源的价值被埋没
  受传统纸质出版和相关科研成果评价指标体系的束缚,通过网络发表的学术成果还没有纳入一定的评价机制里面去,从而影响更多优秀学术成果在网络上的传播,目前哲学社会科学的教研机构只是把少量、符合出版单位选题要求的内容资源出版成为图书、期刊或电子音像出版物等,但是仍然有大量的文字、图片、音视频等内容资源被废弃或无法得到有效利用,其中第一手调查资料、珍贵的照片和音视频、原始的数据等都是不可再生的珍稀知识资源。而同时,据研究显示,世界上95%以上产品技术的情报来源于灰色文献。高校和科研机构具有大量的智力产出,其中就含有数量可观的灰色文献。
  3.与国际数字化知识传播渠道难以对接
  这种现象阻碍了中国学术的国际话语权和影响力的提高,而导致这种现象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包括知识成果存储、编辑和发布的平台建设不规范,不遵守国际技术标准,开放性不高、与其他系统无法实现不同层面的应用整合,平台设计没有适度的前瞻性、没有考虑信息技术的发展等。
  内容资源数字化管理方案
  1.内容资源梳理和版权商务洽谈
  数字出版业务中重要的一项工作就是内容资源的积累与整合,缺乏海量内容资源的支撑,数字技术与网络技术带来的便捷性就无法实现。长期以来,出版单位一直坚持一种想法“我们有内容资源,我们有积累了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海量内容资源”,但是,如果这些内容资源没有保存好,或者保存了但是无法再利用,或者保存好了也能再利
[论文网 lunwen.nangxue.com]用但是版权已经不在出版社手中了,那么内容资源再多也是无价值的。出版社做数字出版,第一项工作就是梳理清楚自己的内容资源的家底,然后对他们进行收集和保存,只有这样,日后才能整合开发利用。
  2.数据加工
  英国哈珀·柯林斯出版集团从2001年开始对图书进行数字化存档,成为全球第一个自行将已有图书数字化的出版公司。国内大多数出版社自主发展数字出版业务面临的最大困难之一,就是结构化的内容资源有限,无法满足数字出版对海量内容的重组和多方面应用的要求。在数据加工方面,我们需要考虑哪些资源要加工、按什么标准加工、加工成什么格式以及成本控制等问题。
  第一,目标:有价值的内容资源拥有数字化文档,并不断结构化和碎片化。
  第二,加工程度:依据内容资源学术价值、版权和市场需求等确定程度策略。
  第三,加工方式:独立加工,外包服务,两者兼具。
  第四,加工原则:模块化、可扩展、统一化、需求化和互操作。
  第五,加工之前的准备:正确性和完备性检查。
  第六,元数据:数据梳理及其形式限定。
  元数据(Metadata)是美国著名的电子文件专家戴维·比尔曼首先引进电子文件研究领域的,最初的定义是“关于数据的数据”。元数据的使用首先要确定描述什么,另外根据使用的用途和应用环境不同,所需要的数字资源的元数据也不尽相同。元数据所指的对象可以分为三层:单体元数据,元数据组和元数据系统。不同的元数据方案之间如果需要进行信息互换,一般需要在不同元数据方案之间建立映射关系来实现互操作,例如:人们在图书馆领域建立了MARC数据与Dc(都柏林核心元数据元素集)的映射关系,从而使利用MARC数据编目的图书馆能够与利用Dc编目的图书馆之间能实现信息的共享和交换。
  “内容、受众、运营”是哲学社会科学专业社元数据梳理工作的主要出发点,具体工作计划是:数据梳理方面,要依据内容资源种类,综合考虑内容本身学科知识属性、受众的需求和今后被使用的情况等,在都柏林核心元数据(Dublin Core Metadata)的框架下,参照Docbook等
  • 共2页:
  • 上一页
  • 1
  • 2
  • 下一页